笔下生花的小說 百詭夜宴-585 等死之人讀書

百詭夜宴
小說推薦百詭夜宴百诡夜宴
一步错,步步错,我本想原路返回客馆,却不想翻错了墙,进错了楼,最后竟被逼到一个角落的无人房间里躲藏。屋里黑漆漆的一点亮光都没有,也不知道是干什么用的。
可我刚闩好门,忽然就听到房间里有一个苍老的声音问道:“是小林子吗?”
妈呀!原来这房里有人!
我自然不敢答应,只屏住了呼吸,背靠着门,脑子里不停地转着念头,心想要不要再退出去?
但门外的脚步声也到了,一个人隔着门就大声应道:“是我!热水已经给您打来了,还是放在门外头吧?”
“嗯!”
隔着一道门和一个我,屋里屋外这两个人很随意地进行了简短的对话。好在他们似乎都没有察觉到我的存在,只听外面那人把一件金属物品放在地上,随后就离开了。
既然屋里有人,我就悄悄地重新拉开了门闩,也准备离开这个房间。但已经来不及了,房间里那人突然再次出声问道:“小林子从来不敢进我的房间,你是谁?”
我愣住了,这才明白对方早已发现了我,只是一直没有揭穿我而已。但我也不想随便暴露身份,继续保持沉默。
“你是来杀我的吗?”屋里那人再问。
这句话一问出口,屋里的气氛顿时就更紧张了。如果我再不出声,说不定对方就要先下手为强,即使没有动手,也肯定会喊人来。
我轻咳了一声,压低嗓音道:“你误会了,我只是走错了房间。如果你不介意的话,我可以马上离开。”
“哼哼!走错了房间?你这个借口可真蹩脚!”那个苍老的声音随即冷笑起来,“这个房间是城主府内最靠里的一个房间了,不用心去找根本就找不来!”
“城主府?”我整个人都傻了,反问道:“原来我已经跑到城主府内了吗?”
“那你认为这是哪里?”
“我以为是客……”
坏了!我竟然说漏了嘴,这下对方就有可能猜出我的由来了!
“你说的是客馆吗?”
“……”
我不敢再乱答话,手里抓着门闩,心里却在做着激烈的斗争:不知道是该继续把它拉开然后赶紧跑路呢?还是应该先把房间里这人给解决掉?
艹!刚刚在下城就因为担心秘密被泄露,我才当街杀了符捕曹和几只刺客鬼,难道现在又要杀人灭口?
若说符捕曹等是死有余辜的话,房间里这位可没有惹我害我,是我自己不小心撞到了人家屋里,错在于我而不在于他。我虽有杀他的动机,却完全没有这么做的理由,更没有任何的道义可言。仅仅因为我自己犯的错就杀掉一个无辜的人,这种做事风格也未免太阴狠了吧?这还是我能干得出来的事吗?
就在我犹豫、纠结的时候,黑暗里的那个声音也沉默了半晌,然后才缓缓道:“看来,你真的有可能是走错了……”
我心中一喜,问道:“你相信我说的话了?”
“哼!如果你来此的目的就是我,此时也没必要跟我说这么多废话!”
非常不錯都市异能小說 百詭夜宴討論-585 等死之人讀書
“对!我真不认识你,我确确实实就是走错房间了!”我急忙附和道,“我现在可以离开了吗?”
“不可以!”
“为什么?”
我苦笑,心想:“这位是咋回事?既然误会解开了,为什么还不能放我走?”
“因为我知道你是谁了!”
这么突然冷冷的一句话,却让我的浑身寒毛都竖了起来。我暗骂道:“该死的!难道真是要逼我杀你灭口吗?”
“你是翟自胜!”
完了,他还真猜出来了!
我依然沉默不回答,但随即松开了抓住门闩的手,转回身来,右手探到了腰间的如常刀柄上,心里却还在犹豫不决。
“你不回答,就是默认了。”那个苍老的声音还在自顾自地说着,最后又突然长叹一声,道:“你是不是正在犹豫要不要动手杀了我?”
这家伙是有特异功能吗?不但能猜到我的真实身份,居然还能猜出我心里的想法!
我无法再沉默了,便冷冷地出声问道:“你到底是谁?”
“也难怪,是我考虑不周了。我们就这样一直在黑暗中对话,确实很容易产生误会。”那苍老的声音不理会我的质问,话锋又是一转,却提议道:“翟自胜,你不介意我点灯吧?”
我迟疑了一下,但随即一想:对方肯定更熟悉这个房间里的情况,在黑暗中优势更大,况且,我确实也很想看一看这位神秘人物的庐山真面目。
“你点吧,不过先告诉我灯在哪个位置?”
“就在你正前方五米的桌子上。”
话音一落,漆黑一片的房间里陡然出现了一点光亮。“滋啦!”那竟是用火柴点燃的小小火焰,在黑暗中欢快地跳动着,尽情释放出自己的全部热量。
一个小光点随后点燃了另一个稍大些的光源,这时,我才看清了那是一盏样式古老的油灯。油灯的光亮顺着还未熄灭的火柴梗照亮了一只手臂,然后才是手臂的主人:一位坐在椅子上的老人。
“左丘城主!”我忍不住惊叫出声来。
白发、白须、白袍,面相不怒自威,手边还斜靠着一柄古朴的长剑,这不是我曾经在泽潮中见过的那位左丘城主还能是谁?
扣人心弦的都市言情小說 百詭夜宴-585 等死之人鑒賞
但此时的左丘城主早已跟我印象中的那位威风凛凛、杀伐果断、力挽狂澜于即倒的左丘城主相去甚远,他显得老态龙钟、身形佝偻,就那样蓬头垢面,颤颤巍巍地坐在椅子上,竟好似失去了行动能力!
“你是否可以松开你手上的刀柄了?”左丘茂明笑道。笑容里竟似乎带着一丝无奈。
“哦?可以……”
我这才意识到,自己探在腰间的右手一直没有离开过如常刀柄。毕竟,之前左丘茂明在黑暗中表现出来的敏锐直觉和咄咄逼人的态势让我丝毫不敢轻视于他。不过,既然他的真容已然揭晓,面对这么一位风烛残年的老人,我也就没有必要再如临大敌了。
震惊过后,我脑子里不禁冒出一大堆的问号: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
扣人心弦的言情小說 百詭夜宴 txt-585 等死之人
但问题总是要一个一个来问的,于是我便先问了第一个我最关心的问题:“左丘城主,你刚才怎么猜到是我的?”
“我随便猜的!”
“随便猜的?”我听了这个回答,简直有些哭笑不得。
“好吧,也不完全算随便猜吧,只是猜得大胆了一些罢了!”左丘茂明虽然身形不再硬朗,但精神还算矍铄,此时也是侃侃而谈,丝毫不显得见外,“我虽然不出门,但冥港使团今天来左丘城求见这种大事我还是知道的。我记得拜帖上写的是:正使一名、副使一名、侍从十名,一共十二名成员。”
“正使的名字叫柳寒,是冥港的副港主,一位女阴修。呵呵,她应该就是传闻中你一直没有公开关系的伴侣。副使据说是一位鬼修,口才还不错,根据之前的情报显示,他原本应该是鬼帅身边的幕僚。除了正副使外还有八名侍卫和两名鬼仆。你刚才说漏了嘴,我便知道你原本是打算要回客馆去,却跑错了地方。客馆里住是正是冥港使团成员,算一算,你只可能是那八名侍卫中的一名。”
“嗯,如此推断确实有些道理。”我点点头,但依然有疑惑,“可是我的名字并没有写在拜帖上呀,你又是如何猜到我也假冒侍卫随从混进左丘城来了?”
“别急,还有很重要的一点。”左丘茂明微微笑道,“我在黑暗中待惯了,你看不见我,我却能看见你。你的相貌和气质并不像是一名普通侍卫,而像是一名掌权者,尤其你的长相与别人曾向我口述过的翟自胜非常吻合。所以,我就大胆地猜了一猜,如果我猜错了你肯定会否认,而你迟迟不敢说话,呵呵,那岂不就是默认了?”
“……”我顿时有些无语,没想到漏出马脚的竟然是我的谨慎态度。如果我刚才随口乱编,胡扯瞎扯,说不定他就不会怀疑到我身上去了。
我摊开手,无奈道:“好吧,左丘城主你的推理太厉害了!我只说漏了一个‘客’字,竟然就被你拆穿了身份,你现在打算怎么处置我?”
左丘茂明又笑了,同样笑得很无奈,“这句话应该我来问你才对,你现在打算怎么处置我?”
“什么意思?”
“你难道不觉得现在的我和以前不同了吗?”
“呃……是有这种感觉,但你毕竟是左丘城主啊!”
左丘茂明继续显露出那种让人摸不着头脑的笑容,道:“确实也怪不得你,我就是靠着这个唬人的名头才能存活到今日!”
“什么?”
我也记不清自打进了这个房间后已经吃惊过几回了,但依旧收不住好奇心地追问道:“左丘城主你为什么会这么说?”
“你还看不出来吗?现在我的阴功已经散去,修为尽失,行动不便,现在就是一个躲在房间里等死的垂垂老者罢了。”
熱門都市言情 百詭夜宴 線上看-585 等死之人分享
左丘茂明又抬手指了指桌子上的油灯道:“你看,我甚至都没有一点点阴力引出鬼火,只能用火柴点燃明火灯来照明。”

寓意深刻小說 百詭夜宴-575 冥港使團看書

百詭夜宴
小說推薦百詭夜宴百诡夜宴
每打下一城,便要重建一城,这几乎都快了惯例。水晶城更是如此,这座原本商业十分发达的大城,更是急需恢复正常秩序,否则即使“家里有矿”,也只得坐吃山空!
好在同样的事情做得多了,大伙儿干起来也算是得心应手。水晶城确实是不差钱,我打开蒋城主的库房后进行清点,发现里面还存着价值上千万阴元的财富。这些钱,足够我们把重建、征兵和扩军几项大工程一起推进,多管齐下。
当然,首要的重中之重就是要先把新的管理层给确定下来。由于水晶城涉及的利益极大,必须要交给我和七郎都十分信任的人来掌管。经过协商之后,我们俩一致同意留下邬芳暂代城主之职,镇守水晶城。而讥讽鬼和秦嘉也要暂时留下来帮助邬芳重建,他俩搞内政可都是好手。
另外,出于安抚人心考虑,我还提议任命原水晶城护城军统领唐世尧为副城主。就单单从他能在关键时刻拦住失去理智的蒋城主,并愿意出面劝退冷元魁来看,此人做事颇为识大体,不妨给予重用。
水晶城原有的护城军战后还剩三千兵,自然是全部编入冥港联军,但要换防到其他阴城去。邬芳属下的第一军则留下五千人负责驻守水晶城,其他部队依旧撤回自由城。这里面就包括了我和柳寒,以及所有的阴修官兵。
原因也很简单:水晶城实在是太热了!
有了水晶城,这下冥港联军连军费这个老大难的问题也彻底解决了。七郎便开始大肆扩军,从各城征召闲散的阴修、鬼修入伍,并组织新兵整编集训,搞得热火朝天。
休整一年后,冥港联军的实力迅速暴涨。名下各城的常规部队加起来已经达到了五万,军费、军粮、畜力充盈,武器装备精良齐全,战斗经验丰富。兵强马壮已不足以形容这支部队了,按照七郎的说法:“现在的冥港联军已经完全具有了颠覆阴间的实力!”
但他越是这样说,我就越是担心他突然又有了什么想法。果不其然,“两年不打仗”之约一到,七郎就来找我道:“现在我们是否可以考虑攻打左丘城了?”
我不同意。攻打水晶城一役损伤极大,至今让我耿耿于怀。当初就是因为低估了水晶城的实力,才被拖成了惨烈的持久战。现在要去攻打阴间第一大城左丘城,岂不是更加困难?
因此,不论七郎如何劝说,我仍坚持以和为贵。除非左丘城主动挑事,否则我不赞同轻言战事。
可左丘城似乎也不甘于寂寞,偏偏就要与冥港作对。据多方探子回报,左丘城这两年来也没闲着,同样在大肆地招兵买马,扩充军队,而对外宣扬的目的就是为了要防止冥港联军偷袭!
这让我十分不解。但七郎可不管这么多,道:“既然他们公开要以我们为敌,为何我们就不能先发制人?难道一定要等到别人先动手了,我们才能还手吗?”
我只得劝道:“水晶城一战,左丘城损失也不小。而且作为左丘城的最大盟友水晶城落入我们的掌控之中,左丘茂明自然也会觉得大丢面子,因此做些姿态也是有可能的。我认为倒不一定他们就准备要对我们不利,毕竟现在双方实力不同往日,左丘城也绝对没有把握能击败冥港联军。”
七郎嗤笑道:“你真是妇人之仁!敌强我弱,只能立于守势,敌弱我强,就应当主动击之。既然你我都怀有重塑阴间的大志,就不可拘泥于小节!”
我见说不过他,便叹了口气,提议道:“这样吧,我们先派人去探探左丘城的口风,看看左丘茂明是不是真的要大动干戈?如果是,我就不拦你;如果只是谣言,这仗能不打就不打!”
“探口风?怎么探?”
“大国大城之交,哪怕是对立的双方,互派使节是正常之举。我们可以和谈与通商为理由先派人去左丘城见一见左丘茂明,谈得下来最好,谈不下来也可以顺便刺探一下左丘城内的军情,心中有数。”
精品都市异能 百詭夜宴 ptt-575 冥港使團熱推
这个提议七郎终于听进去了,便问:“派谁去比较合适?”
我想了想,回答:“秦嘉口才好,上次就单枪匹马说降了赤炎城,这次不妨还派他去?”
七郎考虑了一下后又道:“秦嘉当个副使没问题,但还需要一个更有分量的人选去当正使,否则恐怕连左丘城的门都进不去。”
“你推荐谁当正使?”
“冥港联军既然由冥港和鬼军结盟而成,便最好是派一人一鬼去做代表,一个代表冥港,一个代表鬼军。而且这个‘人’,最好对左丘城比较了解。”七郎道。
我想来想去,冥港高层当中符合这几个条件的“人”似乎就只有我和柳寒了。不过我作为名义上的“敌军主帅”贸然前往敌城去谈判,显然不太合适,那就只剩下柳寒一个人选了。她是冥港的副港主,又曾在左丘城待过,派她去各方面来说确实更适合一些。
不过,我心里突然又有了个大胆的主意,便对七郎道:“柳寒当正使,秦嘉当副使。另外,我也跟着一起去!”
“你也一起去?”七郎诧异道,“你去做什么?不怕左丘城把你抓起来送到地府去?”
我笑道:“我也没说我就以冥港港主的身份去呀!记得当年你也干过这事儿,让秦嘉当主子,你假扮随从潜入左丘城去,后来还出手救出了三刀和黑太岁,搅得左丘城大乱。你这多年前的招数我也不妨学一学!”
七郎似乎猜到我的想法了,追问道:“你要亲自去一趟左丘城,是不是还有别的计划?”
我点点头,道:“是。我还有一些老朋友留在左丘城里,或许是时候该去拜访拜访他们了!”
数日之后,冥港联军终于正儿八经组成了一支使团,从自由城出发前往左丘城。
柳寒对于再回左丘城起初还有些抵触,毕竟那里也算是她的一个伤心地。但经过我的耐心劝说,她最后还是以大局为重,点头同意了。柳寒虽然以冥港副港主的名义任正使,但也只是负责撑门面的,口才极佳的副使秦嘉才是担任和谈的主力。
除了他们俩外,使团还包括了八名侍卫随从,两名杂役鬼随从和四只大蜗牛。大蜗牛的背上还驮运了一些我从鬼农庄隗庄主和巨瀑城韦城主那里“搜刮”来的奇珍异宝,借花献佛当做献给左丘城主的见面礼。
我则打扮成了其中一名侍卫,全身穿戴着统一制式的盔甲,把身形都遮得严严实实的。尤其是那顶头盔,两侧有护颊,当中有鼻甲,几乎完全遮住了面部,只留一对眼睛能让别人看见。
为了把戏演得更真一些,我还故意把一部分眉毛染白,让脸上那对眼睛看起来就好像老了几十岁。不是熟人的话,乍一看应该是不可能认出我来的。
从自由城前往左丘城大约需要二十五天,而且大部分路程都只能通过陆路步行。已经习惯了坐船走水路的冥港使团成员也不得不耐着性子慢慢前行。当走到了距离左丘城还有三五天路程时,我们便开始陆续遭遇到左丘城军队的盘查。
果然如同探子回报的那样,左丘城也在不断做出改变。城里的守卫力量不再单单只有护城卫队一支,还特别成立了“鬼卫队”!
鬼卫队顾名思义,就是全部任用鬼修组成的军队,专门负责对外侦查和扼守关卡的职责。鬼卫队的兵力比护城卫队还要强大,据说已经达到了一万之数。因此,现在左丘城实际上是有两支武装部队,护城卫队负责城内治安,鬼卫队负责驻守城外的关卡。
冥港使团来之前就已经派信使向城主府递交了信件,并通报了左丘城的各个关卡和前哨。这些鬼卫队虽然气势汹汹,但还是不敢私自拦截我们,查看过通关文书最后都挥手放行了。
二十五天后,使团终于到达了左丘城外。我们从自由城过来的方向应该是要从奴门进城的,而进城前势必就要经过那条长长的阴脉。
故地重游,但我似乎没有在这里发现有什么太大的改变。阴脉内,依然有大批的鬼奴戴着镣铐在拼命靠消耗自己的怨气凝结阴元,表情痛苦。数只鬼头目就站在一旁监工,稍有不满就是一顿鞭打。
我忍住了冲动,劝告自己不能因小失大。但我也一直没有在阴脉内看见吕典的身影,不知道它现在在地蜂窝里混得怎么样了?
进了奴门,我们又一次遭遇盘查,不过这一次换成了镇守奴门的护城卫队。
护城卫队的盘查显然要比鬼卫队更加仔细一些,但又仿佛有点太过于“仔细”了!
超棒的都市异能小說 百詭夜宴 txt-575 冥港使團看書
守门官是个大鼻子,面带不善,他将秦嘉递过去的文书和节符翻来覆去看了几遍,还是不肯放行,又指使几名城卫爬到大蜗牛背上去检查那些箱子。箱子取下来放到地上一打开,那些城卫的眼睛顿时都直了,不约而同地“哇”了一声!

火熱都市异能 百詭夜宴 愛下-561 勸降閲讀

百詭夜宴
小說推薦百詭夜宴百诡夜宴
“谁在那儿?”
“哪儿?我怎么啥也没看见!”
“不管是不是,如果真有人,那肯定是敌军!放箭射他!”
一轮毫不讲理的箭雨铺天盖地地从我和七郎的头顶上落下。我和七郎紧紧地贴在一块巨石后面,箭雨几乎全部射中了巨石。
“叮叮叮叮!”
箭簇虽然射不穿石头,但也让我们俩不得不继续猫低身形,不敢轻易再冒头,只寄希望于城头的守军误以为是看错了,从而放弃攻击。
“你有没有看错?还射不射箭了?”城头上一人问道。
“我肯定没看错,那块石头后面刚才就是有人影在晃动,不是活人就是鬼!”另一人笃定地回答。
“那射箭也没有用,丢滚木!”
此话一出,我和七郎均是大吃一惊,屏息静气地听着上面的动静。果然,几秒钟之后,上方传来一记闷响,好似有什么重物落地的声音。
“骨碌!骨碌!轰!”
我和七郎再也顾不得隐藏自己的行踪,急忙从巨石后跳出,往山下狂奔。一根长约十米,直径两米的巨形石柱就在我们头顶上追着滚落,将沿途的大小石头都砸得粉碎。即使是我们方才藏身的那块巨石也不堪一击,当场被砸裂成了两半。
好在石柱本身的重量也过大,沿途又被各种巨石磕绊,滚落几十米后便自行断作了数截,变成大小不一的落石继续往山下滚去。我和七郎另外在半山腰下找了一块足够坚硬的巨石做掩护,才险险地躲过了这一次的“滚木”攻击。
我擦了擦额头上的冷汗,对七郎道:“是你被人发现了,还是我被发现了?”
“肯定是你!”七郎撇撇嘴道,“我是化作烟雾上去的,他们怎么可能看得见我?”
超棒的都市小说 百詭夜宴 ptt-561 勸降看書
我反驳道:“你不变烟雾倒好,一变成烟雾怨气就收不住,肯定是因为这样才被上面的阴修发觉的!”
七郎不以为然地摇摇头,但也没有继续纠结于这个问题。他道:“不管怎么说,以你我的身手也只能潜行到半山腰往上数丈,离着城墙还有二十丈远,若是换作普通士兵,肯定还没爬到半山腰就被发现了。刚才的滚木你也看到了,只要从上面丢几根下来,恐怕我们就得全军覆没!”
我点点头,回想刚才的场景仍然心有余悸,赞同道:“不单单是滚木,城头上还有巨弩和投石机,任何一样都不好对付呀!”
冥港联军包围赤炎城已经三天,但依然找不到太好的进攻方式。我和七郎为了勘察地形,决定亲自以身犯险,悄悄从后山潜行上山,但刚刚爬过半山腰就被几名守军给发现了。结果为了躲避沉重的滚木,我们跑得十分狼狈,幸好没有被第三人看见,否则冥港联军的第一、第二号人物可就颜面无存了。
七郎背靠着巨石坐下,伸头摸了摸下巴,沉吟道:“这个赤炎城所处的地形实在不好打。强攻上去必然要损失大量兵员,这仗就打得不划算,得不偿失。但是想偷袭又没有什么好的法子,真是头疼!”
我拿出随身带来的水壶喝了口水,忽然便灵机一动,道:“赤炎城建在高处,山顶上山石众多,土质坚硬,肯定不适合种植庄稼,取水估计也不方便。不如我们就围而不攻,用围城之计逼他们出来!”
“不行!”七郎立即摇头否定,“现在耗时间对我们一方并不有利。一旦反港同盟再次组成盟军从背后打过来,别说围城,恐怕反过来被围攻的就变成我们了!”
“这么说,难道我们只能放弃攻打赤炎城?”
“不!赤炎城必须要拿下!他们这里的矿产太重要了,没有矿石我们就打不出武器、盔甲来,没有武器、盔甲,冥港联军就无法成为一支精兵!”
“唉!”我重重地叹了一口气,无奈道:“要不,我们尝试一下劝降?”
熱門都市异能小說 百詭夜宴 琦想-561 勸降熱推
这本是一个不报什么希望的提议,七郎听了却很认真地回答道:“嗯,为今之计,只有劝降最可行!”
“派谁去?拿什么条件做交易?”我愣了一下,又问。
“就派秦嘉去,他的口才比较好。”七郎笑了笑,打趣道:“反正不可能派讥讽鬼去吧?”
我翻了翻白眼,吐槽道:“就它那张臭嘴,一开口就得罪人。算了吧!”
第二天,秦嘉果然依照七郎的吩咐,准备上赤炎城去劝降。不过他走之前,特意还跟我们说道:“既然派我去劝降,就要给我充分的决策权,否则我到了上面没法跟人家谈。先说说你们二位能接受的最低条件是什么吧?”
七郎大大咧咧道:“我的心思你懂的,我不信你还能信谁?你就尽管放心大胆地去谈吧!”
我见秦嘉的目光又转到我身上,便也只好表态道:“只要赤炎城肯归降,我就答应保留他的城主位置,但他一定要宣誓效忠冥港,废除奴制,并接受驻军。”
秦嘉听了,眉头略微一皱,道:“翟港主,你的条件有些苛刻了,我不敢保证对方一定愿意接受。”
我耸了耸肩膀道:“目前的形势你也是清楚的,我刚才说的只是指导意见,你上去之后可以随机应变,只要能达到我们的战略目的就行。”
“我明白了。”秦嘉点点头,“我会尽力而为的!”
说罢,秦嘉孤身走上了长阶,一路爬到赤炎城的城门前,以冥港联军特使的身份要求面见赤炎城关城主。赤炎城的守兵迟疑了一下,但还是派人到城主府禀告关城主去了。不消一会儿,城主府来人表示同意放秦嘉入城与城主面谈。
秦嘉面色坦然,施施然地迈起大步就进城去了。至于后来秦嘉与关城主见面之后又是怎么跟他谈的,我和七郎也无从得知,只有等到秦嘉下山了之后才能问个究竟。
苦等三个时辰过后,秦嘉终于才从城里出来,完好无损地下得山来。我和七郎见状都松了一口气,只要秦嘉能全身而退,劝降这事就还有希望。
秦嘉刚到山下,我和七郎就把他拦住,急急问道:“怎么样,赤炎城肯降了么?”
秦嘉却摇摇头,道:“他们不肯降。”
我十分失望,七郎顿时也抱怨道:“嗨!亏你还去了那么久,闹了半天岂不是白费口舌了?”
秦嘉依然摇头,笑道:“他们不肯降,但也不想跟我们作对,更不愿意甘当反港同盟的弃子。你们看,我已经和关城主签了一份和约回来了!”
“和约?”
我和七郎闻言均大吃一惊。秦嘉这才慢条斯理地从怀里取出几页纸来,递给我们俩看。那些纸张首页置顶的位置果然写着这么一行字:《冥港与赤炎城互不侵犯及平等贸易条约》!
七郎皱了皱眉头,不满道:“让你去劝降,你却擅做主张签了这么一份狗屁和约回来。现在是我们要攻打赤炎城,求和的不应该是他们吗?”
秦嘉笑道:“鬼帅莫急,且听我慢慢道来。”
原来,秦嘉进城之后见到关城主,经过面对面的观察,他判断关城主是个相当有主见的人,并非软弱愚钝之人,绝无可能不战而降。于是,秦嘉便没有直接把劝降的话语说出口。
不过,言语之间,关城主显然还是对冥港联军的实力颇为忌惮,表达出愿意和谈并作出一些让步的意思。秦嘉便故弄玄虚,暂且不谈冥港联军是否愿意和谈,而是故意描述了石乳城和鬼农庄城陷之后的凄惨景象。
关城主听后很是沉默了一会儿,显然也是担心会落得像石乳城城主和鬼农庄庄主一样的下场。秦嘉见时机到了,才开口表示愿意接受赤炎城求和,但必须要向冥港称臣,废除奴制,接受冥港驻军。
但关城主在此关键问题上并没有犯糊涂,依然坚决不肯就此称臣,只答应退出反港同盟,并废除奴制。他道:“赤炎城不愿与冥港作对,但希望能保持中立。我不会再派兵参与反港同盟,或者反过来派兵帮助冥港联军征讨其他阴城,更不会接受外来驻军。那样的话,赤炎城无异于拱手相让与你们。”
秦嘉此时也坚持原则,并继续施加压力,道:“卧榻之侧,岂容他人酣睡?赤炎城必须要以冥港马首是瞻,否则冥港联军不可能接受赤炎城这么一颗钉子扎在自己的后方。之前赤炎城参与反港同盟企图封锁冥港,现在冥港完全可以反过来封锁赤炎城。赤炎城内虽然矿藏丰富,但缺粮缺水,长期封锁之下也肯定无以为继。时间久了,城内的商业贸易也会崩溃。关城主,你还是再好好想一想吧!”
关城主又一次陷入了沉默,半晌之后才终于再次做出让步,勉强同意在赤炎城的后山大门外建立一座兵营,由冥港联军派兵驻守,自己则保留内城和正门的控制权。另外,赤炎城军队不直接出兵参与冥港联军的军事行动,但可以免费提供一批武器和装备。

eeo6e扣人心弦的小說 百詭夜宴-530 好事連連分享-7pxke

百詭夜宴
小說推薦百詭夜宴
七郎吃了我的精灵活鱼汤,闭关三个月后终于出关,竟真的突破了鬼王级,成为了一只鬼煞!
阴修之中一直以为,鬼王便是鬼修中的最高等级,原来鬼煞才是。但鬼修要想修炼到这个级别实在是太难了,不敢说是难比登天,也几乎可以说是亘古未有之事,因此就连这个称呼都没有几个人能知晓。
七郎自从身死成鬼之后就开始修炼鬼功,至今已有千余年之久,此间又因为一直遭到地府的追捕和迫害,是以修炼的难度比我们这些阴修要高得多得多。今日终于突破成功,成为鬼中第一鬼,便是可以比肩阎罗王的存在了!
“鬼煞出世,阴间换主!推翻地府,斩除阎罗!鬼帅万岁!万岁!万万岁!”
七郎手下的一干鬼王、鬼将都齐声大喊起来,群情亢奋,呼声震天。对于它们来说,七郎的晋级就是一剂强心剂,一个祥瑞预兆,更加坚定了它们反抗地府暴政的信心。
“恭喜鬼帅鬼功大成,晋级鬼煞!”我感叹之余,少不得也要率领冥港的一众官员上前去祝贺一番,“鬼帅的晋升,对于我们冥港的发展来说,又是一大助力呀!”
七郎慢慢收敛了身上的怨气,将体型缩小至平常模样,才从半空中降下来。他走到我面前,突然抱拳给我恭恭敬敬地作了个揖,道:“本帅能突破瓶颈,修炼圆满,还得感谢翟港主的倾力协助。没有你出神入化的厨技,我断然吃不到这么顶级的鬼餐,也不可能如此顺利地突破了。请受我一拜!”
我连忙上前一步扶起,道:“鬼帅这话说的就有些见外了。既然鬼军与冥港已经结盟,又需携手对抗地府,鬼帅的晋级对于冥港来说,也是一件大喜事嘛!”
“哎!话虽如此,但相助之情,本帅当没齿难忘!”
七郎用力抓住我的手,眼神至诚,话也说得情真意切。我本还担心他晋级了之后忘乎所以,凭自己高人一头的修为盛气凌人,此时看来,我竟是多虑了。
“鬼帅晋级鬼煞,自当好好庆祝一番。”我高举与七郎紧握着的手,高声喊道:“我宣布,今晚就在港主府前的广场设宴一百席,所有城民都可以前来享用!”
在场的城民一听到这个消息,更是欢声雷动。
“哦!太好了,又有大宴吃了!”
重生之毒夫 雁過吾痕
“翟港主英明!翟港主万岁!”
“也托了鬼帅的福,鬼帅也万岁!”
“翟港主万岁!鬼帅万岁!”
契約新娘:霸道總裁頑劣妻 薔薇婲落
“翟港主万岁!鬼帅万岁!”
好事一桩接一桩地来。继七郎突破鬼功瓶颈之后没过几个月,我自己也顺利地晋升至阴功第六重的中阶。
碧血青仙 仙凰
只不过我的情况与七郎恰恰相反。我并不缺快速提升修为的方法,之前缺的是适合修炼的功法。自从得到祖师爷暗藏在如常刀柄里的完整版两仪心法后,我很快便重新寻回了正确的修炼之路。因此,只花了短短半年的工夫我便水到渠成,突破进阶。
但我肯定远远不会满足于此,有了完整的心法,又有了祖师爷传下来的几道顶级阴餐食谱,接下来晋升上阶乃至晋级第七重都是指日可待之事!
除了我和七郎个人的实力得到提升之外,冥港的发展也是蒸蒸日上。吞并河口镇,使得冥港摆脱了局促的空间限制,获得了一大片可开发的土地。而且。河口镇的位置实在是太好了,背靠冥海这个大宝库,又可通过河道连接多个大阴城,资源充足,交通便利,再加上日益壮大的商贸船队,河口镇现在的商业规模几乎可以与冥港相媲美了。
双城齐头并进,互相促进。如此一来,冥港的人口、财力和军力不断得到提升,已经一跃成为了周边数百里内最大的一座阴城。每日港口里进进出出的商船络绎不绝,集市里来来往往的商队摩肩擦踵,各地的富商巨贾也纷纷前来冥港和河口镇投资、开店,光光收税都让总(务助)理讥讽鬼笑得合不拢嘴,据说它现在在睡梦里都能笑出声来。
冥港事事顺利,而几个对头却接连遭遇霉运。
先是地府和茅山道会。这两家为了争夺天坑城,又在城外大战了一场。不过这一次,阴军稍稍聪明了些,他们虽然造不出枪来,也没有从阳间购进黑枪的渠道,但凭借更加熟悉地形的优势,化整为零,利用复杂多变的地下洞穴不停地打伏击、打偷袭,让茅山道会损失惨重。
異世神話傳奇 豬小小
觀兇問吉
茅山道会吃了几次亏后,不得不暂缓了从天坑城向其他阴城扩张的计划,退守城内。有了城墙的保护和热武器的优势,阴军也不敢轻易攻城,双方便又僵持住了。
但是,茅山道会虽然被逼回了天坑城,很快又在另外一座小阴城淘金窟找到了突破口。
淘金窟位于阳间一个废弃金矿的底部,通过一条短短的阴脉与旧矿洞连接。城内的阴修就靠驱使鬼奴挖掘更深处的金矿,再转卖到阳间获利。
两个月前,茅山道会用重金买通了一名叛变的阴修,获得了淘金窟的准确位置。道修无法通过阴脉进入阴间,于是他们采取了暴力挖掘的方式,硬是用大型机械从阴脉上方挖出了一条倾斜的地道,直通淘金窟,然后依靠火力优势发起强攻。当地的阴修实在抵挡不住茅山道会的进攻,便纷纷逃散,放弃了淘金窟,任由道修占领该城。
淘金窟的规模并不大,大约只有一、两百名阴修和一千多只鬼奴,经过多年的挖掘,地下的金矿矿脉也快被挖完了,属于正在逐渐没落的一座阴城。这样的小阴城被茅山道会攻占了,对于地府来说本也不算什么巨大的损失,但问题就在于:淘金窟的位置太关键了,正好处于一个军事要地上!
从淘金窟再往下走,便可以经由四通八达的地下洞穴前往其他四座大、中型阴城。其中,九曲城距离淘金窟就只有半个月的路程,而九曲城又是通往地府的门户,如果被茅山道会攻占了九曲城,地府就真的可能要面对兵临城下的巨大危机了!
因此,在阎罗王的命令下,阴军又派出了一支主力军前往淘金窟,拼命要阻拦茅山道会的扩张势头。茅山道会似乎也察觉到了地府的意图,便不断地增兵、运送军火和物资,双方再次爆发了激烈的拉锯战,各有死伤。
这些消息都是从七郎派出去的眼线传回来的。从我的角度来看,地府与冥港是敌对关系,茅山道会与我有私人恩怨,这两家之间打的越凶越好,就让它们狗咬狗去吧!
神職
地府和茅山道会在远方打得不可开交,近处的几位邻居同样也是麻烦不断。尤其是“恶邻”巨瀑城,一年之内已经爆发了两次鬼奴暴乱,把城内搅得乱七八糟,原本红红火火的商业和船运业都大受影响。此外,千岛城和蛇湾也分别爆发了一次小规模的鬼奴骚乱。
華夏戰龍 金狼大叔
至于为什么周边的阴城都出现了鬼奴暴动,唉,究其根源,说起来还是冥港的“错”!
正因为冥港从建城之初就一直坚持废除奴制,推崇人鬼平等的理念,现在又发展得如此迅猛,便使得其他阴城的鬼修十分羡慕。特别是仍处于社会底层的那些鬼奴们,竟隐约地将冥港当做是一个榜样,甚至是一种美好的向往之地。
于是,这几座阴城中的鬼修和鬼奴都纷纷在暗中谋划起事,想通过暴动来推翻阴修的统治,建立如同冥港一样的新城。不过,它们毕竟缺乏组织,心也不够齐,暴动刚一起势就遭受当权者的残酷镇压,很快被扑灭了。
但星星之火,可以燎原。已经觉醒的鬼奴注定无法再忍受继续遭受奴役的日子,它们受到的镇压越残酷,下一次的反抗也就会越激烈。这一日,我便收到了大眼负责的特情司从巨瀑城传回的消息:巨瀑城内第三次爆发了鬼奴暴动,护城卫队军营被鬼奴攻占,城主府也被围攻!
“这么大祸!”讥讽鬼在一旁偷看到了我手里的纸条,大惊小怪地叫道。
“又是什么大事?”柳寒也十分好奇,直接从我手里抢走了密报。这事也没有好瞒他们的,我干脆把密报中的消息通报给了在场的所有冥港高层。
“没用的。”三刀一看,立即就下了结论:“巨瀑城的军营里只驻扎了一半的兵力,还有另一半都拱卫在城主府周围。这些鬼奴攻占军营不难,想攻破城主府就太难了!”
汪守则摸了摸胡子,沉吟道:“还好,冥港从来不蓄奴,就无须担心会出现这种问题。”
“没错!我也曾经当过鬼奴,要不是港主宅心仁厚,免除了我们的奴籍,我说不定到现在还给别人当奴隶呢!”铁头对此深有感触。
我摆摆手道:“行了,别趁机拍马屁了!别人家的事看看热闹就好,还是管好我们自己的事吧!”

ke7pf笔下生花的都市言情 百詭夜宴 txt-529 鬼煞推薦-ha67f

百詭夜宴
小說推薦百詭夜宴
自从七郎吃了第一道《见筷方休》后,简直就是欲罢不能,于是又再次下海去抓精灵鱼。后来他似乎找到了一些诀窍,捉鱼的效率变高了,三天两头就能捉到一条,然后急急忙忙地赶回冥港来求我做鱼汤,吃完鱼汤又去闭关,决心要靠这个方法突破自己的鬼功瓶颈。
我拗不过他,每次都让他如愿了。其实我心里对此也是隐约有些期待感,七郎如果能够突破鬼王级,肯定能增强冥港的实力,同时我也想看看突破鬼王级别后的七郎会是怎样的一个存在,能否与拥有第七重阴功修为的阎罗王相抗衡?
可连续吃了五条精灵鱼之后,七郎还是未能突破。他也不甘心放弃,接着又下海去了,但这次居然花了整整十天之后才终于抓回来一条我见过的最大的精灵鱼。这条鱼不仅大,竟还能直接开口说人话,而不是简单的学舌而已。
七郎对我道:“这条鱼可真难捉!我在冥海底巡游了一大圈,追了它九天九夜才把它抓着。看样子它是条上百年的老鱼了,回来的一路上都在跟我说话,说的可溜了!”
我好奇心起,便去问那鱼:“你究竟活了多少年?说来听听。”
那老鱼道:“其实我自己也算不太清楚,毕竟我出生的时候还只是一条小鱼。反正等我弄明白你们人类的数字和年份时,我已经活了不少岁数,连鱼子、鱼孙都生了三代了。不过在那之后,我知道自己又活了一百一十三年,嗯,粗略估计,我至少该有一百五十岁了吧!”
“哟嚯!行啊,还会数数了!”我颇感新奇,又追问道:“一百五十岁,那你在精灵鱼群里应该可以算得上是鱼祖宗了!但是我有一事不明,你生在冥海里,从来没出去过,你是怎么计算岁数和年份的?”
殤與傷
“简单!”老鱼不屑道,“我在冥海海底里认识一只大鳌,它的岁数可比我大多了。它告诉我,每过一年它背上的龟壳就会增加一道纹路。我学会数数后闲着没事就去数它背上的纹路,结果发现到今年为止,那大鳌的背上一共增加了一百一十三道纹路。所以,我就知道了自己后来又活了一百一十三年!”
“那条大鳌背上一共有多少条纹路?”七郎突然插口问道。
“一共有一万零……”老鱼刚说了几个字,就慌慌张张地把后面的数字咽了回去。它愤愤道:“你别想套我的话,我知道你又在打那只大鳌的主意!哼,我是绝对不会告诉你的!”
不过,这老鱼之前还是说漏嘴了,让我们听到了一个“万”字。万年大鳌?如果真有这样一只活了万年以上的大海龟存在,那确实可以算得上是神物了!
七郎见老鱼的嘴巴居然还挺严,刚问了一句就它被识破了意图,不禁有些尴尬。他便冷笑道:“是又怎么样?你可想好了,现在你落在我手里,若是乖乖听话带我去捉那只大鳌,或许我就会大发慈悲放你回去跟你的鱼子鱼孙团圆哦!”
老鱼竟也嘿嘿一笑,道:“你到现在还真的以为是靠自己的本事把我捉到的?哼,如果我决心要逃,你哪怕再追我九天九夜也是追不上我的!”
“哦?此话怎讲?”
老鱼坦然道:“你追我的时间越久,我就越看得出你的本事很大。而且你前面已经捉了我五只鱼孙,如果让你一直这么抓下去,我的鱼子鱼孙很可能就要被你抓完了!要知道,我们精灵鱼一族虽然聪明,但生存、生育皆不易,雌鱼一胎只能产一卵,还很容易夭折。不像那些笨鱼似的,一生就是几千上万颗鱼卵,随便都能活。”
“所以,当我想通了这一点后,就干脆自己送到你的手里。你吃我就好了,放过我的鱼子鱼孙吧!”
“哈哈哈!”七郎仰头大笑道,“你这老鱼倒也快成精了,说话一套一套的。我很钦佩你的勇气和骨气,但光吃你一条可能还不够,要不这样,你再招三条最大的精灵鱼来,我就放过你们整个族群!”
老鱼却断然摇头,道:“不需要!你抓精灵鱼肯定不是为了填饱肚子,无非就是为了让你变得更强、更聪明。这样吧,我们来做个约定,你天天喂我吃冥海疍珠,十天之后再杀了我,保证你吃了我之后功效百倍,比单纯地吃一百条精灵鱼还管用!”
緋聞明星戀人 思娜
冰山公主与冷傲王子
“哦?”七郎听了颇感兴趣,又有些促狭地笑道:“就算你说的是真的,可既然我已经抓住你了,完全可以逼你每天吃疍珠,不需要跟你谈什么约定。”
老鱼道:“你不懂!疍珠平时我们是不吃的,如果任由疍珠塞入肠胃里,就会噎死胀死,你也就吃不到新鲜的鱼肉了。如果你同意和我约定,我就一直把疍珠含在嘴里,慢慢消化它,每天消化一个疍珠,十颗便是我的极限,十天后你再吃我。但我要你发誓,从此以后不再捕捉杀吃我的鱼子鱼孙!”
七郎捏住下巴,来回踱步思考。弄到十颗冥海疍珠对于他来说确实不算什么难事,但要让他发誓不再捉精灵鱼来吃,可就有些计较了。
“你能保证我吃了你后就能功力大涨,突破瓶颈?”七郎最后问老鱼。
老鱼道:“我不懂你练的是什么功,破的什么瓶颈,但我只需要你的一句承诺。如果你吃了我之后没能达到你想要的效果,这句承诺就可以作废!”
“行!”七郎终于很干脆地回答,“一言为定!我鬼帅说话、做事历来言出必行,哪怕你只是一条鱼,我也会守诺的。这位翟港主可以为我作证!”
我听到这里,也不禁莞尔。这一鬼一鱼方才聊得这般起劲,差点都把我这个大活人给忘在一旁了。不过,对于他们之间的这个约定,我还是乐于做个见证的。
我对老鱼道:“实不相瞒,我就是那个要操刀来杀你的厨子。我也很敬佩你的骨气和担当,放心好了,在我的刀下,你不会感觉到一丝痛苦的!”
女鬼萌萌哒:二货夫君碗里来
“那我就先谢谢你了!”这老鱼还挺有礼貌。
果然,七郎和老鱼此后都以实际行动践行了自己的诺言。七郎又亲自下冥海寻找来十颗大疍珠,老鱼便如它所说那样,一天含化一颗。到了十天之后,含化了十颗大疍珠的老精灵鱼已经变得通体透明,闪闪发光,犹如一条玉雕的活鱼!
面对如此罕见、金贵的一条精灵鱼,我也打起十二分精神,全神贯注。一把如常刀在水中游走如龙,快如闪电,刹那之间就完成了剖鱼、刮鳞的动作。
老鱼从水盆入了汤中,犹自浮上来问我:“你的刀呢?什么时候杀我?说了,我也好有个心理准备。”
我笑了笑,道:“不急,你先喝几口汤,一会儿见了鬼帅就明白了。”
我端了鱼汤上桌,请七郎品尝。七郎也颇为重视,正襟危坐,手上拿着我借给他的如意筷子。这一回他决定要表现地文雅一些,不打算再囫囵吞枣了。
七郎伸出筷子,朝汤中的老鱼夹去,直接夹断了鱼头。这一瞬间,老鱼的一对鱼目才得以看见自己头后业已被剖开肚子、刮净鱼鳞的鱼身。它顿时恍然大悟,拼尽全力最后大叫了一句:“好刀法!”
但下一秒钟,偌大的一个鱼头就被七郎吞进了嘴里,大嚼特嚼,还时不时吸吮几口,老鱼的脑汁便全部被他吸进了肚子里。
吃完了鱼头,七郎继续享用鱼身,最后连着所有的汤汁都被他喝地干干净净。
“啊!真是畅快淋漓呀!”他吧嗒着嘴,连声赞道:“果然不愧是最顶级的鬼餐,浓郁鲜香,入口即化,吃完我的舌头都快酥了!”
我笑问:“除了滋味,这疍珠鱼汤的功效如何?”
盗梦宗师 国王陛下
七郎这才醒悟,浑身的怨气“轰”地一下如烈火般升腾起来,纯正无比。他推桌站起,立即化为一股黑烟就往外飞去,头也不回地只留下一句:“我闭关去也!”
这次闭关比以往的几次时间都要久,竟持续了整整三个月。待到最后一日,冥港内只听得一声虎啸龙吟,随即狂风大作,巨浪拍岸,异象频生。七郎终于出关了!
还未等我和冥港的诸位高层赶到七郎闭关的洞府查看,一道黑色的闪电便从其中窜出,将数道紧闭的大门都击得粉碎。
黑色闪电在冥港洞顶四处劈打、弹回,犹如被困在瓮中的蜜蜂,打碎了洞顶不少落石,又砸坏了下面的许多建筑。幸好冥港所在的洞穴也足够高大、坚固,几根承重的石柱也未遭到破坏,这才避免了一场大劫难。
一番折腾过后,那道黑色闪电又变成了一阵黑色旋风在洞顶绕了几圈,终于化为了一团人形黑烟,悬空飘浮着。
极品贵公子 紫水清
“哈哈哈哈!”
人形黑烟仰天大笑,渐渐现出了七郎的本来模样。只是现在的他体型更加魁梧,身上的怨气也更加精纯,很明显比闭关之前又晋了一阶。
“上千年苦修,终于在今日让我大功告成,晋级鬼煞!”七郎狂笑道,“阎罗王,我再也不用怕你了!有胆子咱俩就来单挑一把!”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