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都市言情 三國之龍圖天下 線上看-第一千六百五十三章 三大諸侯會盟 九相伴

三國之龍圖天下
小說推薦三國之龍圖天下三国之龙图天下
“对于他们的三方的会盟,其实朕能猜测一二,但是猜测始终是猜测,当不得准数!”牧景轻轻的玩耍手中的茶盏,声音很轻,但是却语气很重,他看着谭宗,幽沉的说道:“所以景武司必须要给朕打听到最详细的消息,最少包括他们之间所达成的协议,他们之间谈话的内容,朕都要清楚!”
曹操,刘备,孙策,三个都是历史上鼎鼎大名的人,没有一个是善茬。
三方诸侯联盟,对大明威胁太大了。
如果他们三大诸侯当真这么同心协力,大明将会面对的是他们联合起来非常可怕的进攻。
而对于牧景而言,正面迎敌,是最无奈之举。
所谓最坚固的堡垒,始终是从内部打破的。
如果有机会,能从中破坏他们的联盟,这对大明而言,将会比去筹措十万大军上战场,还要有用。
当然,这一点的希望比较渺茫。
局势到了这个地步,他们三大诸侯既然敢联盟,就不会是这么轻易能挑拨的,谁都不是傻子,都不会意气用事的。
他们的敌人已经很清楚了,就是牧景,敌人摆在面前,在没有消灭敌人之前,他们哪怕对自己的盟友有气,都不会发泄出来了。
在牧明强势的威胁之下,除非是有什么过不去的事情,不然这样的联盟,其实是比较坚固的。
可牧景也不会就此罢休,在渺茫的机会也是机会,哪怕只有小小的可能性,牧景都不愿意放过,能破坏,他必须要破坏,他们内部破坏的越严重,对明军而言,就越是有利。
明军将士在沙场上浴血奋战,不管是胜负,都需要付出生命作为代价,若能不战而胜,方为最好的计策。
至于手段什么的,不重要,能达成目的,再黑暗一些,牧景也能承受。
“陛下,臣一定会尽力的!”
谭宗拱手说道:“或许如今未必有太多的消息,但是他们会盟之后,肯定有一些消息回来,我不相信他们能防备的密不透风!”
“朕自然相信你的能力!”
牧景低沉的说道:“也相信景武司的能力,不过这件事情,左右两司要合作无间,才有可能做得到,你别和赵信闹别扭,在这个关头,朕不允许你们分头行事!”
景武司麾下,左司和右司分治而管,这是他的策略,为了防止一家独大,帝王术最重要的是一个平衡,牧景也懂的。
但是在关键的时候,他决不允许任何事情,拖自己的后腿,特别是情报方面,任何一个情报,哪怕只是一个字的情报,都关乎无数人性命。
“臣,绝不会在这时候犯浑!”
谭宗迅速的说道。
“对于江东方面的事情,你如今知晓多少?”牧景突然问。
“江东方面虽然是左司参与进去了,但是基本上都是赵信亲自执行,我知道的不多,但是赵信的能力,我倒是相信的,轮布局,他不在我之下,而且更加的阴狠一些!”
谭宗想了想,犹豫了一下,还是提出了自己的意见,道:“不过我对策反孙权这件事情,并没有太多的自信,毕竟是孙家儿郎,吴国王族,他即使有野心,也未必会置之不理吴国的利益,我们之间是敌人,这可是泾渭分明的,退一万步来说,他也不可能为了投靠我们而背叛孙策!”
“没想过策反他!”
牧景闻言,笑了笑,摇摇头,然后道:“你们景武司要做的,只是推波助澜,他自己的愿不愿意不重要,重要的是支持他的人,愿不愿意冒险!”
“江东世家门阀?”
谭宗顿时领悟了牧景的意图。
“具体怎么做,你和赵信两个人好好商量,这事情做成了,功劳是你们景武司的,弄砸了,锅也是你们背,大战临近,任何能削弱敌人的机会,都不要放过,如果能把江东方面的明军战斗力解放出来,对于我们而言,可是比在战场上打赢多少场仗要好得多!”
牧景平静的说道:“对了,有一件事情也要提前指挥你一声,朕考虑了一下,不管是眼下,还是未来太平的时候,景武司都需要做出一些调整,才能更好的在制度之内活下去,毕竟朕也不想看到你和赵信日后被斩首东市,所以朕准备,景武右司可能会改编,正式脱离景武司,日后景武司,只能靠你支撑了,趁着现在赵信还背着这个名,你得让他为景武司多挣下一些功劳!”
“改编?”
谭宗闻言,瞳孔微微变色的,其他的可以不在意,但是这可不能不在意了。
“随着大明的疆域越发庞大,也随着大明的制度越来越多的漏洞,朕需要有人为他们悬上一柄刀!”
牧景平静的说道:“景武右司不能继续藏在暗处了,既然不能藏在暗处,放在明面上,就要给他们一个名分!”
“臣,并无意见!”
谭宗想了想,这也没有什么不好的,反正他也掌控不住景武右司,放出去了,或许他更好掌控景武司。
“这事情不急,慢慢来!”牧景笑了笑,道:“朕信任你,但是对赵信,还得考验一二,他能不能肩负重任,朕也需要斟酌一下!”
谭宗闻言,点点头,他们从蘑菇山走下来,打出来的交情,可不是一般人能比得上了,所以牧景信任,对他而言,仿佛就好像理所当然的,而他对牧景的忠诚,也是如同一样。
赵信这些年做了很多事情,他从雒阳的皇宫里面走出来了,每一步都很艰难,为大明付出了很多。
可执掌情报,事关生死,该考核的,一样都不会漏下,不可能因为信任而盲目。
“这一次你在河北做的很好,策反了韩涛和潘凤,是最精明了一步棋,不过韩涛和潘凤这两个人,你怎么看?”
牧景看着谭宗,问。
“韩涛这个少年,虽然年纪不是很大,但是从小经历不凡,心智出众,而且有野心,有能力,也有计谋!”谭宗道:“这一次偷天换日的计划能做到这个地步,他功不可没,而且我发现一点,他对别人够狠,对自己也能够狠,刻骨铭心的仇恨,他本有机会诱杀袁谭的,但是为了偷天换日的计划,硬生生的忍住了,这种人,要是作为同僚,我会很高兴,要是敌人,必须要及早铲除!”
“那他是敌人,还是朋友?”
牧景嘴角有一抹玩味的笑容,问。
“我倾向于他是识时务的,而且他并没有其他路可以走!”谭宗道:“不过具体还需要陛下亲自见了他,再做决断!”
“你想要把他留在景武司?”牧景看得出谭宗的心情。
“之前有这么考虑过,但是现在,没这打算!”谭宗摇摇头,道:“我倒是认为,他比较合适去武备堂深造一番,日后会是一个出色的参谋大将!”
“哦!”
牧景略有些意外,打量了一眼谭宗,看不出这厮的表情,也就放弃了,笑着说道:“能得你如此看重,看来他还真本事不小,那朕得见一见!“
他又问:“潘凤呢!”
“一个典型的武将,但是对韩涛无所不从,所以掌控了韩涛,等于已经把他给掌控了!”谭宗说道。
“这倒是好解决,那朕只要解决韩涛就行了!”
牧景道:“你抽时间,带他们来见见朕,韩涛既然有才,总要见过才知道,而潘凤这样的猛将,朕也希望他能归降大明!”
他揉揉自己的脑袋,道:“如今我们明军面对敌人太多,战线会不断拉长,越是拉长战线,越需要独当一面的战将,前线,太缺能独当一面的战将了,能打的不少,但是能统兵的还真不多,特别是我们的这一次的扩军,整个军中都缺乏军官,基本上都是拆了东墙补西墙的,枢密院脑袋都大了,也分不均匀,要是多几个大将,或许会好多了!”
明军的底蕴就放在那里,一是因为牧景的名声有些臭,很多的世家门阀的人才都不太愿意投注牧明,人才积累不足。
另外一方面,那就是明军实行的精兵之策,兵卒精锐,相对而言对于军官的要求也会的比较高一些,所以这出现很多军官和兵卒水平相差无几的是现象,这是属于指挥军官不足的的缺陷。
“陛下!”
谭宗突然想什么,但是有些犹豫。
“想说什么!”牧景眯眼。
“伏氏在渝都有一段时间了,你好像一直都没见!”谭宗吞吞吐吐的说道。
他把伏寿从许都弄到渝都来之后,牧景好像一直都没有召见,这让他有些疑惑,也有些的不安。
“伏寿?”
牧景闻言,眯眼瞧了他一下,道:“这件事情,你好像有些在意啊!”
“不是!”
谭宗连忙说道:“我只是认为伏氏虽在许都的根基没有了,但是在整个北方,还有不少的影响力,能为景武司带来非常好的渠道,不过得给他们吃一颗安定丸,伏寿虽是一个女子,但是能力不凡,可堪大用!”
“你想过没有,不管怎么说,伏寿可是刘协的皇后,这个身份就是非常敏感的,要是让那些大儒知道了,朕得费多少口水来解析啊,所以朕还没想到怎么应对,朕有时候甚至回想,要是让天下人知道,这么一个应该死去的女人,出现在大明,朕要背负什么样的名声吗?”
牧景板着脸问谭宗。
“陛下,这件事情臣考虑过了,许都的事情知情人不多,伏寿已死,不会再出现这个名字,只要我们不主动暴露,消息是没办法走漏的!”谭宗咬咬牙。
“你也是做情报了,你明白一件事情,天下就没有能够不透风的墙!”牧景淡淡然的说道:“她活着,总有一天,消息就会爆出来!”
谭宗有些沮丧,神色也沉默了。
牧景的眼睛就这么直勾勾的看着他,仿佛在等着他的决断。
半响之后,谭宗有些压力了,他咬着牙齿,道:“臣这事情处理不当,愿陛下责罚,一切任由陛下做主!”
“朕要杀她呢?”牧景问。
“臣,遵命!”
谭宗咬着牙齿,一字一言的说道。
“谭宗!”
牧景摇摇头,忍不住笑了出来:“你这辈子不要娶媳妇的,估计谁嫁给你,谁就要倒霉!”
谭宗的思想观念有些扭曲了。
黑暗之中,待的时间太长了,他需要一个信仰,他的信仰就是牧景,而在这个信仰之下,他可以舍弃一切,包括性命。
牧景有些欣慰,又有些难过,难过的是谭宗这样的人,是一个很好的部下,却不是一个好人,因为他能牺牲身边所有人的人去完成自己交代的事情。
“臣,这辈子,并没有娶妻之念!”谭宗平静的说道。
“那你谭家几代人的血脉传承,难道就断了?”牧景冷声的道。
“非娶亲,亦得嗣!”
谭宗一本正经的说道:“而且谭宗曾发誓,大明一日不平天下乱世,谭宗不敢有子嗣,生逢乱世,本就是一个错,臣何必让自己的子嗣来到这世界受罪呢!”
“你还真是一个人才!”
牧景不得不感叹,这厮还真敢阔的出去啊。
他想了想,道:“伏寿,既然你认为是一个人才,你就用,朕就不见了,眼不见为净,怎么安排,怎么处理,你自己决定,至于伏氏,朕也不需要!”
“陛下……”
“谭宗!”牧景打断了他话,眸子有些深邃,盯着他,幽沉的说道:“有些事情可以做,但是不要做绝的,朕可以一统天下,但是朕不愿意成为孤家寡人,要付出的代价,朕也愿意承受,但是朕还是希望,有一天你们都能儿女双全,哪怕不算幸福,起码也有一个家,能传承血脉!”
他幽幽的道:“这乱世之中,大战不停,朕有时候也会累的!”
谭宗沉默了。
“去吧!”
“诺!”
“记住了,这段时间,你其他都别管,给朕死死的盯着三方会谈的结果,朕必须要最新的消息,最真的消息!”
牧景嘱咐。
“是!”
谭宗再一次恭谨的点头,然后拱手行礼,离开了大殿。
…………………………………………………………
邺城,郊外。
这一天,没有风和日丽,只有大雪覆盖天地,鹅毛般的雪花,在不停的下,一层一层的把地面都覆盖起来了。
十里亭,只是一个普通的小石亭子而已,此时此刻,这个亭子里面,坐着三个能决定大汉江山能不能延续下去的人。
当朝丞相,魏王曹操,位居正位之上,他跪坐竹席之上,手中拿着一壶温酒,面前案桌上,放这一张舆图。
左侧是当朝天子的皇叔,燕王刘备。
对角右侧,自然雄踞江东的吴王孙策。
当年灵帝崩,刘辩登基,天下诸侯十八,讨伐相国牧山,十八路诸侯之中,如今剩下来的,只有他们了。
敌人还在,当年的诸侯王却一个个都已经被消灭了。
如今的情况,和当年何曾的相识,而且局势是更加凶狠,更加的危难。
此时此刻,他们若是不能联盟在一起,那么他们将会有覆灭之危急,任何一方诸侯的实力,都会轻而易举的被明军给击溃。
这是事实。
他们心中都明白这个事实,所以他们才会坐下来。
“玄德兄,真没想到,今天我们能以如此的方式坐下来聊天!”
曹操先打开的话题,他笑着看着刘备。
刘备也笑了笑,只是笑容有些勉强,他虽然有不安之情绪,但是这时候,倒也不怕曹操翻脸,亭子五步之外,有赵云,亭子外围兵力有关羽,想要杀他,曹操做不到。
不过这时候,不是翻脸的时候,他也堆起的笑容,举起了手中的一盏温酒,在这雪之天,若无一盏温酒,何意暖心。
“当年关中一别,吾也没想到,能以这样的方式,和孟德兄坐下来谈天说地!”刘备忍不住想起了当年。
当年抢夺天子刘协的时候,他就被曹操摆了一道,最后虽然得了刘皇叔之名,但是也丢了天子,更是丢了关羽。
这是他这些年来最大的心疼。
天子他并不在意,但是关羽在魏军营盘之中,心里面是多难受啊。
妻子如衣服,兄弟如手足。
这是他刘备的原则。
然而却因为他的安排不周,导致了关羽失陷,所以心中有愧,越是愧疚,越想要斩杀曹操。
“哈哈哈!”
曹操大笑了起来:“吾等还能坐在这里,回想当年,已是万幸,过去了终究是已经过去了,玄德兄,你说是不是!”
“言之有理!”
刘备点点头,哪怕此时此刻,他还有些意犹未尽,但是他非常的清楚,他已经没办法追寻下去了。
说到底,还是实力不足,他没有魏军的实力,他就不能倒打一耙。
“两位叔父能在此地喝酒,的确已经是万幸,吾之父亲,却已经没办法与两位一起喝酒了!”孙策把玩酒盏,幽冷的发出了声音。
今天三方诸侯联盟,孙策是辈分来说比较低的。
不是因为他年纪小。
到了如今的地位来说,年纪已经不是问题了,问题是当初孙坚和这两位是一个辈分的,除非他否认孙坚,不然他只能是小辈。
当世以孝道为主,他不可能否认孙坚的地位,所以他只能以小辈的身份对之。
“吾若有子如伯符,吾亦死而无憾!”
曹操低沉的说道。
他的儿子,比不上孙伯符。
“善!”
刘备点头说道:“伯符乃是豪杰,统江东而镇天下,所以不必在乎这些过去的事情,文台兄若能看到伯符今日之光景,想必九泉之下他也能瞑目了!”

noblz好文筆的都市异能 三國之龍圖天下-第一千六百三十章 風波 九讀書-juqip

三國之龍圖天下
小說推薦三國之龍圖天下三国之龙图天下
河内郡,边境县城。
荡阴县。
县城西部,一条小路上,一支兵马正在的急速行军之中,他们的速度很快,不过没有看到任何的旗帜。
踏踏踏!!!
为首的是一员大将勒马上了一座小山峰,从小山峰上俯视东侧的一座小县城,眸子闪烁了一下,低喝一声。
“罗参将!”
“在!”
一个青年策马跟上来。
“本将军给你五百精兵,不管你用什么手段,必须要占领荡阴县,这里是我们的退路,不能有任何闪失!”
将军冷厉的说道。
“末将领命!”
青年拿着军令,领五百将士的,直奔荡阴城而去。
“将军,荡阴城现在应该是那些地方豪族占领,地方豪族肯定有府兵,五百兵卒,未必能吃得下!”一个文士穿着战甲,从后面走上来,对着将军说道。
“方长史,本将军何尝不知道呢!”
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关注即送现金、点币!
将军是邓贤,西川大将,投降明军之后,担任明军独立战斗营重山营校尉,如今重山营改变为了日月第三军,他也水涨创高,成为了中郎将。
从校尉到中郎将,是可将级的提升,任何一方中郎将,都有独立作战的权力,但是对于邓贤而言,并非是好事。
他本来只是想要低调一些,这样能无惊无险,熬到退休,也不需要的建功立业,但是不被秋后算账就行了。
一开始他的确比较忐忑,甚至想过上奏辞去官职,但是在白帝山被牧景一番的敲打加上鼓舞,倒是放松了很多了。
而且他投降已经很多年了,益州,已经成为了过去式,哪怕刘璋还活着,但是他的影响力,几乎已经没有了。
这倒是让邓贤有了一些斗志,作为一个军人,建功立业,封侯拜相,光宗耀祖,始终都是目标,只是昔日太多的忌讳了。
日月第三军才刚刚完成整编,甚至还对军阵的配合有些的陌生,战斗力顶多只有六七成左右,就被直接推着北上,那是因为有任务,非常重要的任务。
他邓贤要表现出比别人更厉害的本事,就要在有限的条件之上,创造出成功来了,最少能让陛下对自己更加信任。
荡阴这座县城,从雒阳大战,周军退兵之后,明军没有跟上,成为了一个三不管的地带,他若不北上,自然不愿意去管他。
但是如今他从朝歌出来了,北上魏郡,必须要经过荡阴,所以荡阴必须要掌控在自己的手中。
参将罗洪,武备堂出身,年轻,有斗志,熟兵法,而且性格而言算是年轻人之中比较沉的。
最少在日月第三军的参将之中,邓贤最看好的就是他,自然要多给他一些机会,可这机会也是陷阱,罗洪过不了这一关,他就没有成为一方将领的天赋。
军中有时候非常直接的,那都是直面生死的活,有本事就上,没本事就只能被唾弃,别说关系有多硬,就算是的皇族子弟从军,生死之间,只有有本事的人,才会被人看起,混日子的人,始终是上不了台面的。
“只是如今我兵力不足,北上之后,必然面临河北的乱军,特别是盘桓在邺城附近的兵力之多,已经是很难应对了,如果我在分散一些兵力,恐怕更难应对了!”
邓贤说道:“某家看好罗洪,给他五百兵马,占据荡阴,他能稳得住,是他的本事,他稳不住,那是就他的命!”
方长史闻言,叹了一口气,不再说什么了。
这就是军队。
军队之中,出头靠的不是资历,是能力,你想要出头,就要带队,没有功绩,说一千道一万都没用。
“前面二十里过去,就是魏郡境内了?”
邓贤打开行军舆图,看了看路线,道:“往东是内黄,内黄这座城,如今在何人之手中啊?”
“根据景武司的消息,内黄这座城,应该是在周军手中,具体的不是很清楚,但是应该是从官渡北上的兵马!”
方长史是军中负责军务督查和消息传递了,他连忙说道:“以我们行军路线,完全可以避开内黄,直接北上,走凛阳聚,过武水,进入武雄镇,距离邺城,也就不到五十里了!”
“时间上来得及吗?”邓贤道:“陛下给我们的军令,是接应,时间上必须要充足,一旦出现纰漏的问题,我们任务失败,日月第三军就会在荣誉档案上留下污迹,这可不是本将军能承担下来的!”
“所以我们的行军,还要推快一些!”
方长史说道:“许参将和雷校尉带领的第一营将士,作为先锋向军,这时候应该进入了凛阳聚了,要不是为了防备内黄县城方便有所戒备,早就强渡武水了!”
“让他在武水做好准备,接应我们渡河,北上之后,行军速度加快三分之一,我们不能继续晃悠下去了!”
邓贤道:“主力必须要尽快进入邺城!”
“将军,一旦进入邺城,避无可避,必有一战!”方长史低声的说道:“到时候,我们会不会暴露身份!”
“藏不住了,但是……”
邓贤笑了笑,说道:“我们本来就不需要藏,陛下说了,只要不给他们找到把柄就行了,无需小心翼翼!”
“那行!”
方长史放心了,他说道:“第六营会押送粮草辎重,走在最后面,将军可以亲自率领主力先行!”
“那好!”
邓贤点点头,道:“第六营可以不参与战斗,你们负责防御内黄和整个东线,一旦我们撤回来,想要迅速回到河内,就必须要保证一条绝对的退路!”
“也不是不可以,只是会不会显得兵力不足?”
“机变作战,兵力够了!”邓贤道:“本将军不会和他们正面对垒战场的,许参将率军先行之前,告诉过本将军,此战北上,主要任务是接应,打起来是避免不了,但是不能正面对战,不是偷袭,就是奇袭,要么分兵作战,反正缠,绕,蒙,都可以,就是不能正面对垒!”
予的高中日常
战斗方案是一早就已经定下来了,军部参谋处是许参将负责,许参将可是老将了,老一辈的西川读书人,和邓贤出神入死好些年了,得邓贤信任,又是一个熟读兵法,能熟络推演各种战况的能人,算是邓贤的军师。
“许参将既然有计划,那必然是好的!”方长史点点头,他是左长史,日月第三军军部第二把手,但是许刚可是一个能人,作为军部左参将,他布局能力是全军最好的。
…………………………………………………………
日月第三军北上魏郡之时,邺城也进入了倒计时的突围之中。
城中。
大战消停之后,反而有些冷寂下来了,百姓不敢出门,官吏被软禁起来了,城中有兵卒巡视,狗盗鸡鸣之辈也不敢在这时候作乱。
不过越是寂静,越是让人有一种不安的感觉。
仿佛暴风雨之前当年宁静,让人不由自主的生出一些恐惧感来了。
周王宫。
谭宗,韩涛,岳述,正在对计划。
“河间中山常山这些地方,已经鞭长莫及,死马当活马医,最多安插二十个,而且这些人会非常危险,毕竟这些地方已经脱离我们掌控了!”
韩涛说道:“我的影响力也有限,那些老人未必愿意买这个面子啊!”
“有一丝的机会,能安插下去,还是试一试!”谭宗冷酷的说道:“二十个,能有三分之一的价值,我们都赚了!”
不要怪他心冷,乱世就是这样,大战一起,生灵涂炭,如果能提前掌控一些县城,到时候收复河北,就会简单很多。
“我尽力!”
韩涛苦笑的说道。
他想了想,道:“武安令,清河国相,我都能说降,只是如今时间不多了,恐怕没有这样的机会了!”
“那就给他们写一份信函,他们愿意走,我们可以安排渠道,让他们进入关中,只要进入关中了,就到了我们大明的疆域了!”
岳述想了想,回答说道。
“现在时间已经很紧张了,我们不能浪费任何时间,韩涛,你再去找一些周国官吏谈谈心事,务必让更多的人愿意和我们南下!”
谭宗眯着眼眸在笑:“周国也算是一个诸侯国,袁绍麾下,还是有不少人才的,只要他们愿意对着我们南下,在大明,也必然有一番造化!”
大明如今可是百废待兴,因为新政的问题,对抗非常严重,而且人才需求也非常非常之多了。
如果能席卷这些人南下,对于大明官场人才储备,将会是一个非常大的支援。
偷天换日的计划,偷的是人才。
换的也是人才。
这一石二鸟之策,关键还是在人才的置换之中,把一批忠于明国的人才放在河北,再把河北的人才放回去。
如果能做到,景武司将会立下汗马功劳,即使政事堂的,枢密院,都抹不去的功劳,这样景武司就有了绝对立足的功勋。
“我尽量!”
韩涛低沉的道:“吾父终究已是死去多年了,留下的情谊不能让这些人为之冒险,所以我还是需要朝廷的承诺,大明若有承诺,他们多少会有一些行动了,毕竟他们也不是傻子,哪怕故土难离,如今却是乱世,他们都能看得出,大明有一统天下的志向,这时候投大明,也算是一次冒险,肯定有人愿意,只是看,大明能给出多少的承诺!”
“承诺?”
谭宗想了想:“以我的身份,能给还真不多,要是陛下,不,昭明阁任何一个丞相在这里,都有资格许诺!”
“可以尝试性先给他们一句话!”岳述道。
“不!”
谭宗却摇头了:“我们代表是大明,陛下说了,大明是一张白纸,你画上一道痕迹,未必看得到,但是开了一口,就会越来越多的痕迹,朝廷的信誉,大过一切,我们不能因为自己的许诺,让他们对大明失望,做不到的事情,不要说!”
“那想要说服他们,会难一些!”岳述道。
“难也要做,可以告诉他们,你们到了大明,有一次面圣的机会,能争取多少地位,他们可以自己去争取!”
谭宗想了想,说道。
这是他最大权限了,许诺官位,爵位,他都没有资格,但是面圣机会,他倒是可以做出决断。
“这也好!”
韩涛眸子一亮,道:“面圣之机,并非常有,若有能力者,必对自己信任,面圣有自信,才有希望,若连对自己都没有自信的人,想必能力也不是很高,哪怕失之交臂,也不算可惜!”
“我们分工合作,潘将军挡不住多久,恐怕不到三天,我们就要撤了,尽快完成,实在完成不了,我们就毁掉剩余了的计划,这件事情,只有我们自己知道,不能有任何透露出去的可能性,不然我们会功亏一篑!”谭宗道。
“是!”
岳述和韩涛点头。
“韩公子,沮相,你可还有想法?”谭宗突然韩涛。
“谭指挥使的意思是?”
“此人太聪慧了,我们逗留在城中时间太长,估计会被他看出来端倪了,为了偷天换日能成功,也为了河北未来能减少伤亡的回归大明的朝堂!”谭宗道:“我不敢留之!”
“可惜了!”
韩涛沉默了一下,有些惋惜的说道。
……………………
一个厢房之中,四面都用铁板封死了,仿佛一个牢房一样,一个文士居于其中,倒是非常安心,喝茶,看书,仿佛外面的一切,都不管自己的事情了。
咔嚓!
这时候,门突然从外面推开了,一个坐着轮椅的人,被推着走进来了。
文士披头散发,抬头看了一眼。
嘴角扬起一抹嘲笑:“是应该来送我上路了!”
“我应该让韩涛来杀你!”谭宗轻声的道。
“他不会!”
文士说道:“韩涛始终是韩涛,馥公的儿子,总归是继承了馥公了一些性格,有城府,有能力,有想法,就是少点决断和魄力!”
“你就这么自信?”谭宗看着沮授,他突然有些明白了,为什么周国第一丞相,河北第一谋臣是他不是田丰,他执掌大局,方能有袁绍征战天下。
“自信?”
沮授笑了笑:“还真没有,如若有自信,某就不会落的如此境地了!”
他忍不住叹了一口气:“其实说馥公,何尝不是说我自己,我不如田丰,若有田丰之性格,汝等皆亡之!”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