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by Efrain Nightingale | No comments

tqg6n爱不释手的都市言情小說 巖忍者日誌討論-第六十九章 “無人”之忍(二)推薦-gz495

巖忍者日誌
小說推薦巖忍者日誌
“敌人已经不是我们可以对付的了,既然迟早要被杀掉,那么……呃?啊!!”
正准备慷慨激昂的武士军团的中队长话说了一半,突然发出了一声惨叫,在众多武士们惊愕的眼神之中,中队长的头颅飞了起来。
“奥义——刃地狱!!”
训练有素的忍武者军团迅速反应了过来,几十名武士们以整齐划一的动作同时低下身体,按着腰间的刀匣拔刀瞬间出鞘。
无形的刃风组成了严密的封锁往,向中队长四周可能是敌人隐遁的空间斩去,可是如同前几次一样,拔刀斩的刃风在地上斩出了棋格一样纵横交错的整齐斩痕,除此之外,别无其他战果。
“老大被干掉了啊。”武士中一个摘下了头盔将之置于地下苦笑着,头盔下是一张年轻而坚毅的面孔,“我来替老大说他未来得及说完的命令吧。”
年轻人看了一眼头颅滚了很远尸体倒在血泊中的队长,他默哀了两秒。
“敌人是无法但靠我们来应对的,既然迟早都要被杀掉,那么就在我们死掉之前,发挥出最大的价值——”年轻的忍武者举起了手中的刀刃,“拿出大家最凶狠的刀技,尽可能的让敌人暴露出破绽,就是浪费掉敌人更多的体力也是值得的!”
缺乏感知手段的武士们如同无头苍蝇一般被戏耍着,如果选择逃离,以忍武者军团不输忍者的机动能力,很多人都能逃的掉。
但是总部没有下达撤退的命令,用联军所有有生力量中处于最下层的忍武者们,来拖住可怕的敌人一段时间再划算不过,如果让这些武士们现在撤离,再追寻到毫无踪迹的敌人将百倍的困难。
人命成了一个个冰冷的数字,一支忍武者军团的千人队,也不过是天平上微不足道的发码而已。
種毒
“这里,好像很热闹啊。”当忍武者只剩下不到两百名时,总部派出的有限援军终于到了。
惡靈系統重生 涼蟬
死了太多的人,无数死者的血液流淌着汇聚成了一条又一条红色的溪流向干燥的土地低洼处汇聚着,汇成了一个又一个鲜血的湖泊,空气中到处弥漫着浓重的血腥味。
再不斩抽了抽鼻子,过于浓重的血腥气息让再不斩想起了曾经的“血雾”时代。
作为一个暗杀高手,再不斩从到处都是的尸体上察觉到了关键的信息,所有武士们的致命伤都是在要害部位,喉咙,心脏,后额,肾脏,脾脏……
而且一具尸体上甚少出现两个以上的伤口,绝大多数都是一击毙命。
(一个强到可怕的暗杀术高手……)再不斩眼睛中升腾起了汹汹的战意。
都市全能系統
从总部提供的有限情报看来,敌人有极其强力的隐遁能力,联军的任何感知手段都无法察觉到其踪迹。
(本大爷处于绝对的下风啊。)再不斩解下了背后的大刀,咚的一声砸在身旁,(敌人一定会发起攻击,而我无法察觉到对方的任何攻击的征兆。精通无声杀人术的我,敌人的攻击方式和我极其类似。)
至尊武神系統 劍君十二恨
再不斩缓缓的闭上了眼睛,(只能依靠长久战磨砺出的直觉和对暗杀术的理解来反制对手了。)
当任何感知手段都无法察觉到敌人一丝一毫的踪迹之时,眼睛所看到的大量无用画面就成了毫无用处反而还会干扰大脑判断的垃圾信息。
臨界紀年之爵跡
时间在一分一秒的过去,心理战术是暗杀术至关重要的一环,耐心是任何一个要掌握无声杀人术的雾忍所必备的素质。
江南岸 張鼎鼎
嗖!
轻微的破空声在再不斩耳旁响起,再不斩的耳朵耸动了一下,身体却没有移动。(是小石头之类的东西,想分散我的注意力或者诱导我躲闪,从而暴露出破绽。)
再不斩完全看穿了对手的意图。
可能是发现无用的试探对再不斩没有用,敌人的正式攻击很快就开始了。
没有声音,空气中连最小的气流紊乱都没有,再不斩突然有种汗毛倒立的感觉。
“铛!”
再不斩把大刀轮起像盾牌一样挡在身后,大刀上传来的震动让再不斩感到庆幸,(挡住了!)
敌人的一次试探性攻击,已让再不斩如同虚脱了一样浑身都是冷汗。
“铛!”未等再不斩松一口气,角度更刁钻的攻击又一次来了,再不斩再次成功截击住了敌人的刺杀。
第二次的袭击之后,第三次袭击迟迟没有到来,不知又过了多久,当再不斩以为敌人已经离开了的时候,再不斩再一次仅凭直觉察觉到了危险。
“铛!”
第三次截击成功。
再不斩闭着眼睛,他双手握着一把大到过分的吓人大刀,却一副极度谨慎防备的样子双臂肌肉紧绷着,大刀举在身前,浑身被水洗了一样冷汗淋漓,汗水顺着刀柄噗嗒噗嗒的不停落下。
——
(看来,不能运用高级忍术的模式,不足以击败你了。)
洪荒元道
背后传来的陌生的声音,让再不斩亡魂大冒。
魔王狂妃 慕微
“忍法——瞬身之术!”
“土遁——早就岩柩板之术!”
再不斩所脚下,大地变成了老鼠夹子,突然掀起的两块坚硬岩块咔嚓一声向中拍合,再不斩尽管察觉但不妙施展了瞬身之术逃离,但土遁的攻击还是波及到了他。
魔法面點師 圓神焰魔
再不斩右脚的凉鞋被岩柩板夹住,再不斩于是就没有右脚的鞋了。
连鞋都掉了,凉了凉了……
瞬身之术已然让再不斩逃离很远,再不斩可是被吓坏了,他怕不安全,继续连连向后跳跃出很远,等他确信安全了一点时,再不斩才呼呼喘着粗气停下。
如同鬼魅一般的敌人终于出现了身形,一个浑身都包裹在绷带之中,连手中的苦无都被绷带缠了一圈又一圈,只露出了苦无尖部的一点点刃在外面。
现在,苦无上的绷带正在一点点的散落下来。
浑身都是绷带看起来有些瘦小的人身上也有一圈绷带从身上散落着,这一刻,再不斩感终于受到了敌人被刻意隐藏起来的气息,以及强大的几乎让人窒息的杀意。
古穿今之娘娘主母
从一点气息也感觉不到,突然间又是几乎化为实质的汹涌杀意逼来,巨大的对比让再不斩感到了极强的杀意冲击力。
“这是……”再不斩瞳孔紧缩,他终于想起了这个矮小的男人是谁了,“有’无人’之称的,二代目土影,无……”
终于,连影级的秽土转生强者都出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