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常不錯玄幻小說 唐朝貴公子笔趣-第五百三十三章:不入虎穴焉得虎子熱推

唐朝貴公子
小說推薦唐朝貴公子唐朝贵公子
陈正泰很无法理解,这朱文烨怎么就被认错了呢?他看大多数的波斯人,感觉都是一个样的,想来波斯人看汉人也大抵是如此的。
而且这朱文烨送去了关外,为了安全起见,这朱文烨想来也是进行了一定的乔装打扮的,至少面目和在长安时相比,肯定有所不同。
就这样都能被人认出?
朱文烨的行踪被人发现,这对陈正泰而言是很恐怖的事,其实陈正泰最正确的选择应该是一不做二不休,索性将此人干掉,从此之后,再无后患。
可偏偏对于陈正泰而言,这等杀人灭口的事,他还是很难做出来的。
“取书信来我看看吧。”陈正泰皱着眉头道。
武珝取了书信来,这书信却是厚厚的一沓,密密麻麻洋洋洒洒的上千言。
陈正泰心里顿时吐槽,这个家伙,倒是挺能水文的,都要赶上后世的某些作者了。
只是细细看去,才大抵明白了怎么回事。
朱文烨隐姓埋名在西宁生活,因为陈家给了他一笔钱,所以他倒是还能安稳度日,而大多数时候都是隐匿不出,只是偶尔会去市集里采买一些东西。
谁知有一次出门,却遇到了几个波斯人,这波斯人见了他,惊为天人,上前和他打招呼!
他自然是立即表示自己并非是朱文烨,可那几个波斯人怎么都不信,居然一路跟着他回了家,死皮赖脸的,不断打探关于精瓷的行情,还说看过他的文章,受了他的启发,靠着精瓷赚了不少钱,对他如何的敬仰。
朱文烨当然依旧一口咬定自己绝不是朱文烨。
只是这个时候,朱文烨有些害怕了,因为崔家已经开始迁居河西,虽然只是在城外五十里建立自己的坞堡,可很多时候为了采买一些生活用品,还会有崔家人到西宁附近来的。
一旦他的行踪被人传出去,只怕他不只是再无法在西宁立足,性命都难以确保。
于是不得已,他只能先稳住这些波斯人,表示自己此番来西宁只是考察一下市场,并不愿抛头露面。
那几个波斯人听闻了,大为振奋,愿意给朱文烨保守秘密,只是……他们几人却总是隔三差五的跑来他的住处,希望得到朱文烨的指教。
朱文烨不胜其扰,又害怕身份暴露,此时已是有些慌了,思来想去,还得请陈家搭救。
交流好书,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现在关注,可领现金红包!
除此之外,朱文烨在书信之中,还大抵的说了一些自己在西宁的见闻,并且……还请托陈正泰,能否答应他的不情之请。
他希望陈家准许江左朱氏,也一并迁居至西宁来。
想不到朱文烨人跑去了关外,还关心着自己家族的事。
这家伙去了西宁之后,显然已经有过了思考,出现了他这么一个家族的‘败类’之后,朱家在江左其实已经难以立足了。
虽然朱家并没有遭到朝廷的打击,可被各个家族排挤已是板上钉钉的事,朱家号称江左四大家族,从东汉时起便在异军突起,这样庞大的家族,未来该何去何从?
朱文烨在西宁,显然已经有了一些见识,尤其是他从一个家族的嫡系核心人物,现在逐渐隐于市井之中,看待问题的眼光,已和从前大不相同了。
他显然已经意识到,河西乃是一个大好的机会,朱家未来想要摆脱现在的局面,只能迁居河西,重新开始。
所以他这封书信,一方面是希望陈正泰能够关心他的命运,另一方面,他显然希望陈正泰能够帮助朱家迁徙河西。
陈正泰放下了书信,叹了口气,却是看着武珝道:“你知道为何世族根基如此的牢固吗?经历了这么多的王朝,遭遇了无数次的兵祸,甚至是一次次动荡,最终都能挺过来,而且更加的欣欣向荣。”
武珝抬头看向陈正泰,若有所思。
陈正泰不等她回答,便道:“正是因为………知识被他们所掌握,而无知的百姓,只能看到眼前,而这些世家大族培养的子弟,虽有不少不肖之徒,却也有不少目光长远的人,这些人虽会因为一时的缘故犯下错误,可是很快,他们就会绞尽脑汁,想尽办法光复自己的家业。哎……这个朱文烨,当初是何等愚蠢的人,可是他再如何愚蠢,依旧还心系着他的家族,关心他和他的家族长远的利益。可以说,这是个能干大事的人啊。”
武珝却是道:“这书信,学生也拆看过,只是不知恩师做如何的打算?若是恩师没有异议,我会让人联络江左朱家,给与他们很好的条件,这封书信,也会给朱家人看。至于他们愿不愿迁居,这就是他们的事了。若是他们不肯……这谁也无法帮助他们。只是这个朱文烨……”
陈正泰想了想,眯着眼道:“河西……这个朱文烨只怕是待不下去了,到时不知多少世族会迁居去河西,波斯人能认出他,这世族子弟们也迟早能认出他来。所以……要不就让他去波斯吧。”
“去波斯?”武珝惊骇道:“让他去波斯吗?”
“正是。”陈正泰道:“此人文章出众,思维别具一格,确实是个鼓动人心的好手。当初我们卖精瓷,销量能如此好,这朱文烨的鼓吹,至少占了三成的功劳。现在精瓷需要源源不断的输出到天下,怎么可能少了朱文烨这样的人呢?既然波斯人喜欢他,将他视作高士,那么……就让他去波斯吧,他的族人,我会照料,可是他………却非要深入虎穴不可。”
陈正泰略略思考,便道:“你回一封书信给他,告诉他……长安时的朱文烨是什么样子,现在的朱文烨就该是什么样子,让他想办法去波斯,或者……去更远的地方,凭借他在各国的名望,四处宣扬当初他在长安那一套东西。相信他经历了大起大落后,文章的角度和水平,一定还能更进一筹。告诉他,这是将功赎罪的大好机会!若是想将来堂堂正正,以江左朱氏的身份回到大唐,他只能这样做。只是……也得明示他这样做的风险,若是一旦各国的精瓷出现了崩溃,他不能及时抽身,那将是什么下场,他心里一定比我们清楚。”
武珝不禁道:“他肯这样做吗?”
陈正泰则是笃定地道:“肯的,毕竟他也是朱家的一份子,朱家的荣辱,还在他的一念之间。这种大世家出来的天之骄子,素来把家族看得很重!何况……他一定不想自己一辈子都如老鼠一般,见不得光。这对他而言,是一个机会,错失了这个机会,他会比任何人都后悔。你难道忘记了,他……历来是个不甘寂寞的人,如若不然,又怎么会有学习报,又如何会沦落到今日这个下场呢?”
顿了顿,他想到了一件事,接着道:“还有,以后他送来的书信,我都要亲自看,所有的指令,都只有你我二人发出。”
“明白了。”武珝脆生生的应道,心里又不禁佩服起恩师。
果然……什么人在恩师的手上,都能榨取出最后一点的价值。
“还有……”陈正泰想了想,又道:“你找人订立一个规划,关于西宁和朔方的,就说我们陈家预备了五亿贯,准备投入至草原和河西之地,要建立一个铁路的网络,不只如此,还将在沿途设立大量的城镇,甚至……要修建大量的水利以及道路。”
“五亿贯……”武珝咋舌,不禁道:“可如今陈家的账面上,也不过几千万贯而已,哪里有这么多的钱?”
“这叫规划。”陈正泰如此了这四个字,忍不住道:“现在许多世族还未下定决心,想要催促他们移居,就得要层层的加码,不断的加以利诱。远期规划嘛,到时候建不建,修不修,那是两说的事。再者说了,若是他们都移居了,这河西之地成了塞外关中,可不就有了钱吗?到时有了钱有了人……说不准还真能投入五亿贯呢!”
“所以说,需用发展的眼光来看待问题!你赶紧的规划好,早一点公布,要煞有介事,新闻报里也要刊登出来。”
武珝没想到……居然还有这样的玩法,一时也分辨不出真假了,却突然发现了新大陆一般:“知道了。”
………………
此时,在太原。
魏征抵达这里的时候,这太原城显得很平静。
虽然朝中的风波,曾波及到这里,可随之李世民对于李祐的封赏,却一下子令这太原城又归于平静了。
这太原本是龙兴之地,而当初李渊在此的唐国公府邸,现在也已改为了晋王的王府,在几经扩建之后,几乎占据了太原的中枢位置,显得格外的气派,晋王的卫队,有近万人的规模,这也是诸王之中最大的,甚至因为太原属于边镇的缘故,某种意义而言,他的卫队虽然纸面上虽不及东宫,却因为晋王卫队大多满编,人数却远在太子之上。
此处占据着交通的津要之地,关中的繁华,也波及到了这里,不少商贾,带着从二皮沟和关中生产的各种货物,抵达这里。
魏征入城之后,没有闲着,他立马以商贾的名义,直接让人给阴弘智送上了一份大礼。
这阴弘智,乃是晋王李祐的亲舅舅,因此,李世民令他辅佐自己的外甥李祐。
完全可以想象得到,若是李祐谋反,那么十之八九,就是阴弘智唆使的。
魏征入城,竟先结交阴弘智,这却令他身边带来的仆从很是奇怪。
这几个仆从,大多都是陈家人,其中一个,叫陈爱河,此人属于爱字辈,本是来协助魏征的,他不由提出了自己的见解:“魏公,这阴弘智乃是晋王的死党,与晋王可谓是同气连枝,倘若晋王当真谋反,那么……这阴弘智定是中枢的人物。既然魏公来太原打探消息,同时结交太原城中的人,以防不测,为何要寻阴弘智呢?”
魏征笑道:“不结交阴弘智,这太原上下的人,怎么可能会和你做朋友呢?只有做了阴弘智的朋友,这太原城里的人,方才都成了老夫的朋友,到了那时,才可随机应变。有一句话,叫做灯下黑,就是这个道理。除此之外,我也在试探这个阴弘智。”
陈爱河便又问道:“这是为何?”
“我听闻阴弘智生活简朴,深居简出,人们都说他是高士,可是我派人去送礼,直接送了一万贯的欠条去,就是想看看他收不收这份大礼。倘若他收了,此后没有太多的回音,只说明他贪婪。倘若他不收,说明他名副其实。除此之外……若他收了,还愿意殷勤的请我去他的府上,那么……这晋王谋反……就板上钉钉了。”
“为何?”陈爱河不由狐疑的看着魏征。
魏征笑了笑道:“很简单,他既然深居简出。而其又是晋王府的长史,此时我送了一万贯钱去,他定知道来送钱的乃是一个大富商。他将钱收了,说明他极爱钱。而又请我去殷勤款待,想要结交,这就证明,他希望从我身上得到更多。可是……他毕竟是晋王的亲舅舅,又出自大名鼎鼎的阴氏,如此渴望钱财,是因为什么缘故呢?我来问你,谋反最需要的是什么?”
陈爱河想也不想的就道:“最需要的是钱?”
“正是。”魏征道:“所以……倘若阴氏当真派人来请我,并且殷勤款待,希望能与我继续结交,那么……此人一定别有企图,我送去的一万贯,只是一个诱饵。其实………不过是想测试一下阴弘智的反应而已。”
陈爱河却在这时想起了什么,忍不住道:“只是……难道魏公不怕被人认出吗?”
“不怕。”魏征淡淡道:“就算有人曾见过老夫,只要老夫大大方方,光明磊落,自称自己是商贾,而且还愿主动出席任何场合,也绝不会有人怀疑的。因为人们只会疑心那些畏畏缩缩的人,而绝不会去疑心那些堂堂正正的人。”
陈爱河抱着脑袋,他很是想不通,这家伙怎么来了太原之后,就这样的自信。
可就在此时,客栈外来了一群人,为首的一个,小心翼翼的上了楼。
在伙计的引领之下,到了魏征的卧房之外,恭恭敬敬地道:“可是张公吗?我家郎君,想请张公去府上一会。”
果然……人来了。
魏征顿时皱眉起来,他显然意识到……阴弘智果然和自己所预料的一模一样。
这样说来……阴弘智确实很缺钱。
这样的人……如何会如此缺钱呢?
深吸了一口气,魏征神色凝重,因为他想到了一个可怕的猜测。
优美都市小说 唐朝貴公子討論-第五百三十三章:不入虎穴焉得虎子相伴
太原……果然要出大事了。
優秀言情小說 唐朝貴公子 上山打老虎額-第五百三十三章:不入虎穴焉得虎子閲讀
只是……他随即面目又变得轻松起来,缓缓站了起来,掸了掸身上的灰尘,正了正衣冠,而后才信步过去开了门。
门外……一个奴仆恭恭敬敬的样子,给魏征行了个礼。
精品都市言情小說 唐朝貴公子 愛下-第五百三十三章:不入虎穴焉得虎子鑒賞
“哦?”魏征淡淡道:“阴长史日理万机之人,竟也请我这贱商前去府上一会?”
“张公说笑了。”这奴仆极客气和殷勤的道:“清早,张公递了名帖。得知张公来了太原,还送下如此厚礼,我家郎君最喜与雅士豪客结交,听闻了此事,急盼与张公相会。若是张公有闲,就请立即前去见我家郎君吧,车马……我家郎君已经吩咐过,专门备好了,就在这客栈之外。
魏征荣辱不惊的样子,只点了点头,而后徐徐的下了楼,果然这楼外,早已预备了四轮马车,几个护卫骑着马,在旁警惕。
显然……这规格很高,至少是迎接从长安城来的上官架势。
而魏征的身份,不过是一个商贾而已,堂堂晋王的亲舅舅,竟是礼贤下士如此,以至这客栈中的人,都啧啧称奇,以为魏征定是什么大人物。
火熱都市言情 唐朝貴公子 上山打老虎額-第五百三十三章:不入虎穴焉得虎子鑒賞
魏征却只一笑,对那奴仆道:“阴公美意,那么……只好却之不恭了。”
说罢,大大方方的上了车,马车随即在数个护卫的扈从之下,徐徐朝着那晋王府不远的华美宅邸而去。
而到了阴家的宅邸之外,竟已有人在此相候了。
所以等马车停下,魏征下了车,便有人从中门出来,抱拳道:“我乃阴武,长史正是我的二叔,二叔特别吩咐,命我在此相候张公。”
魏征道:“我不过区区贱商,哪里当的了这样的大礼呢,若是阴公这样客气,倒是令我心中忐忑。”
“张公乃是贵客,这也是我们阴家的待客之道。”
引人入胜的都市小说 《唐朝貴公子》-第五百三十三章:不入虎穴焉得虎子分享
魏征面上友善的点点头,表示了客气,心……却不禁沉了下去。
这样的国士之礼,对待一个根本不曾相识的商贾,看来……这距离自己的猜测越来越接近了。
阴家这显然是在结交一切可以给他们提供武力和钱财的人,甚至不惜放低自己高贵的姿态,已经完全不顾世族的架子。
他们对于钱粮的需求……到底是有多么的急迫啊。
晋王……必定要反了!
………………
第一章送到,求月票。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