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絕倫的都市言情 洪荒:我能看到聖人氣運-第三百六十四章 星空隱患,三清定計看書

洪荒:我能看到聖人氣運
小說推薦洪荒:我能看到聖人氣運洪荒:我能看到圣人气运
“云道友,三海之事,你到底是如何考量的?”军寨当中,师北海看着云中君道。
对于整个势力,对于势力的首领而言,文武之争是一种内耗,需要竭力避免,但对于势力内部的修行者而言,这文武之争,其实相当的有必要。
好看的都市言情小說 洪荒:我能看到聖人氣運 愛下-第三百六十四章 星空隱患,三清定計閲讀
一个势力当中,每一次的文武之争都意味着这个势力发展方向的调整,而每一次势力发展方向的调整,都意味着势力内部资源调配的侧重有所改变,使得势力内部修行者的人心所向,发生变化——这必然会导致势力内部气运的流转,发生改变,进而使得势力当中每一个坐镇一方的首领们所享受到的来自于整个势力的气运反馈,有所偏向。
在云中君的观察之下,这东海的气运浩浩荡荡,每天所产生的气运当中,有三成伴随着这无穷生灵逸散于这天地之间,消失于无形,然后又有五成散落于整个东海,成为这东海的底蕴,使得东海的根基越发的深厚,使得东海的实力步步增强,再有五分归于东皇太一的身上,伴随着东皇太一的吞吐,成为东皇太一自己的根基底蕴。
此外,还有五分归属于这东海其他的太乙道君们,最后剩下的一成,才是被这东海的无量量生灵所分享。
在东皇太一的战略偏转之前,东海以战事为重,被众位太乙道君们分润的这五分气运当中,有三分都落入到了征伐一系的太乙道君们身上,内政一系的太乙道君们,只得两分。
云中君可以很清楚的看到,随着眼下战略的偏转,落于征伐一系的太乙道君们身上的气运,亦是一点一点的朝着内政一系的太乙道君们身上倾斜。
而师北海等太乙道君们,虽然他们不能如同云中君一样直接观测到这气运的流动,直接的看出来战略的偏转对自己所造成的影响,但在修为臻至了太乙道君之后,在不曾被人以颠倒天机之法蒙蔽的前提下,这些先天神圣们已经是能够隐隐的感觉到加诸于自己身上的气运的多,或者少,他们也能够隐隐的察觉到,自己身上的气运,是在变得丰厚,还是在变得单薄。
……
“云道友你的修为已臻至天人之境,我也能够感觉到,你明悟了太乙道君之玄,成就太乙道君,或许只在咫尺之间。”师北海看着云中君,一脸的急切,“不朽金仙想要登临太乙之境,第一个关口,是明悟太乙之玄。”
“而第二个关头,便是庞大无比的气运——若是气运不够,就算是修行者已经是踏上了太乙道君的门槛,也难以真正的成就太乙道君之境,稳固太乙道君的修为,便如同是蓬莱岛上陨落于你手的吕道阳一般。”
师北海苦口婆心的讲述着他们战略方向的偏转对一众太乙道君们,对云中君这位将要登临太乙道君之境的修行者所造成的影响。
精彩絕倫的都市异能 《洪荒:我能看到聖人氣運》-第三百六十四章 星空隱患,三清定計推薦
“更何况,云道友你以成就天人之境,更该安坐天河积蓄实力气运以准备登临太乙道君才是,可如今,陛下一道诏令,你便不得不镇守于这东海之滨,这又何苦来哉?”师北海说着,言语之间,意有所指。
云中君的眉头跳了跳。
“话虽如此,但如今太一陛下诏令一下,事成定局,为之奈何?”云中君朝着面前的师北海摊了摊手,陡然之间,他竟是有些摸不准师北海的脉搏,完全不知道师北海到底是想要做些什么——听起来,师北海是对东皇太一有了些怨怼,但在云中君的望气术之下,师北海此时的气运,依旧是和白泽的气运一样,都从气运天柱当中延伸出了一条线,和东皇太一的气运勾连在一起,在这气运所反馈出来的信息当中,师北海并不曾与东皇太一离心。
“而且,师道友难道真的以为明舒道友他们出使三海能够全功而返?”云中君不慌不忙的请师北海在自己的面前坐下,然后取出了一壶琼浆——在他们定下了接下来战略的重心之后,白泽便是主持了和三海先天神圣们的宴会,算是庆贺这一次成功的击退了巫族的进攻,顺便,也为明舒等人出使三海之事,探一探这些太乙道君们的口风。
在那宴会当中,无论白泽等人如何的提及那四海合一的想法,东海之外的太乙道君们,都是安坐不动,就当完全听不出来白泽他们言语当中的意思一般。
在那一场宴会当中,云中君便已经是看的清清楚楚,那些太乙道君们,丝毫没有放弃要和东皇太一争一争那星空之界的想法。
“云道友也认为明舒他们会无功而返?”听着云中君的判断,师北海的脸上亦是露出了欣喜的神色来。
——“不瞒云道友,我此次前来,就是为了此事。”师北海郑重的道。
“这一次,算是我们疏忽大意被明舒道人他们占了便宜,但这一次之后,太一陛下的战略偏向,终究会转向我们的这一方。”
“我想和云道友你约定,从此之后,同心戮力,共同保证我们征伐一系的利益,保证陛下的战略偏向始终放在征伐之上。”
“如此次明舒道人他们所提议之事,若是你我能够一条心,绝不妥协的话,明舒道人他们,又岂能如愿?”说到这里,师北海的脸上也不由得露出了埋怨的神色来——虽然只得天人之境,虽然只是一个后天生灵,但在征伐一系当中,云中君却是当之无愧的旗帜,若是非要在征伐之事上拿什么主意的话,云中君言语的分量,甚至是比师北海还要来的重。
火熱連載小說 洪荒:我能看到聖人氣運 愛下-第三百六十四章 星空隱患,三清定計相伴
就如同这一次,云中君若是坚持要按照他在星空当中所提议的那般,将定止军调往星空之上,那就算是东皇太一的战略重心往内政,往调和内外这一方面偏转,东皇太一也依旧是按照云中君的意思,将定止军调入天河当中,然后从东海各处抽调大军,以及一众太乙道君们,镇守于东海之滨,取代先前定止军的职责。
但这对云中君又有什么好处?
气运?能够直面气运,又有着收敛气运的神通在手,云中君当前的气运,已经是足够他修行所用,在这之外,他争得再多的气运,那些气运也只会平白的流失于天地之间而已。
修行的时间?对云中君而言,在天河当中修行和在这东海之滨修行,又有什么区别?
当然了,念头虽然是这么一个念头,但云中君要表现出来的,却依旧是要和师北海,要和征伐一系的太乙道君们一条心才行,毕竟,没有人喜欢背叛者。
“师道友此言就有失偏颇了。”云中君摇了摇头,朝着师北海摊开手掌,然后将手掌竖起,伸到极致。
“东海与三海的战争,旷日持久,从三海当中所攻占的海域,却是少之又少。”
“反观内政一系,那些太乙道君们调和东海各族,引导星空之界当中的生机壮大。”
“和他们相比,目前我们征伐一系,便如同是这一支手臂一般,其势已穷,且难表寸功,硬生生拖下去的话,内政一系的人,他们的表现会越来越出彩。”云中君说道这里,便是顿了一顿,等着师北海回想星空当中的局势。
就如同白术所说的那般,伴随着诸位太乙道君们对星空的治理,伴随着那地广人稀的星空出现在众人的眼前,‘地域’、‘资源’这两项,已经不再是他们这个势力的当务之急,在这个阶段,更多的生灵,更多的修行者,才是他们当前最急需的东西——这样一来,他们征伐一系的分量,本就会逐渐的下降。
“既然如此,我等又何必非要和内政一系的道友们争这一时之长短?”见师北海的脸上也露出了思索的神色来,云中君这才是缓缓的将手臂给收回来,“他们要调整战略重心的偏转,我们何不遂了他们的意,将我们的力量,将我们的爪牙都收敛起来,以静待时机!”
云中君一边说,一边陡然间将手掌再次推出,在这营帐当中掀起恐怖无比的劲风。
“等到明舒道友他们这一次无功而返,又或者是闹出了更大的祸患,那从此之后,他们内政一系的人,就休想在我们面前抬起头来!”
“云道友你的意思是,明舒道友他们此行,非但会无功而返,更会闹出一些祸端?”师北海的脸上露出了郑重无比的神色,“不行,我们得去见太一陛下,再与他分说一番。”
“云道友,我们和内政一系的道友之间,固然是有着争端,但这不意味着我们要知情不报,故意给他们使些绊子。”
“知情不报?师道友就是这么想我的吗?”云中君的目光冷了下来。
“果然,师北海此时该是顾念着太一,顾念着大局,不会将自己的利益凌驾于太一的利益之上,也不会将自己的利益凌驾于大局之上。”看了师北海此时的表现,在和自己所观察到的气运相互印证之后,云中君这才是对师北海放下了心。
——一个势力的成立,免不了由弱而强,由盛而衰的这个过程,在云中君的认知当中,这个过程的转折点,便在于这势力当中的掌权者如何权衡自身的利益与大局之间的轻重。
若是这势力当中的掌权者们,如同此时的师北海一般,愿意为了大局而对自己的利益做出让步,那就说明这个势力还处于上升期,若是这个势力当中的掌权者们,如同之前云中君在龙族神庭当中所见的那般,将自己的利益凌驾于大局之上,那就说明这势力已经是到了由盛而衰的时候。
“我一开始就已经说过了,需要调定止军去往天河,以守卫星空之安稳,然众人皆是不信,为之奈何?”云中君无奈无比的朝着师北海摊了摊手。
“云道友依旧认为,那些太乙道君们会试图越过这东海,直接入侵星空之界?”
“当然。”云中君坦然无比的道,“守卫东海之滨,未必是非要这定止军,征伐一些的道友们,随便选出两人来,率领他们麾下的大军,只守不攻的话,就算是巫族大举来袭,他们也能够支撑到大军来援。”
“可如今,定止军不入星空之界,诸位道友们皆是分镇东海各处,以策应明舒道友他们,如此一来,东海和明舒道友他们倒是安稳了,可这无量星空,现在却是处于一个最为空虚的截断——所有的太乙道君们皆镇守于东海,那星空之界的防守,又该交由何人?”
“我若是三海的太乙道君,我绝对不会放过这次机会。”云中君斩钉截铁的道。
“云道友你会不会多虑了?通往星空之门户,尽在我手,那些太乙道君们未曾进入过星空之界,完全不曾知晓那星空之界的坐标,又如何能不能够那门户而直入星空之界?若是他们有这样的本事,在星空之界出现之前,他们也不至于是一直看着被巫族所掌控的九幽之界而徒呼奈何!”话虽如此,但师北海的言语之间,也不由得多出了一抹忧心忡忡的神色。
“不行,我还是得去汤谷见一见太一陛下!”片刻之后,师北海便是起身,匆匆离开了东海之滨。
……
“麻烦,实在是麻烦!”东海之上,三清道人此刻也是立于茫茫的波涛之间,露出了一脸无奈的神色。
他们的修行已经是到了一定的地步,此时有心想要在这东海当中寻一清静之地以作自己的暂栖之地,奈何他们几乎是将东海都走了个遍,也找不出一个清净之地来——不要说那些钟灵毓秀的神岛了,便是那些平平无奇的寻常岛屿,也同样是被不同的种族做占据,有无数的生灵依托那岛屿在这东海当中生存。
以三清道人的骄傲,当然是不可能放下身段强夺这无数生灵们赖以生存的栖身之地。
“要不我们还是回转星空吧?”玉清导热皱着眉头,对于这喧嚣无比的东海,他可以说是极度的不喜——除了这无数的生灵之外,因为那五座仙岛五缺其一,其中的一道气脉游离不定之故,这东海当中的天地元气,也是平白的给人一种暴躁之感,若是心平气和还好,但若是谁心中生出了焦躁之意,那这焦躁之心,必然就会在这元气的引动之下,令修行者的心绪越发的不稳。
此时东海之嚣嚣,除了那后天生灵的数量多到不可计数之外,各族之间因为那焦躁的心绪而起的摩擦,同样也是占了相当大的一个比重。
“如今诸位太乙道友们,皆是滞留于东海,若是我等孤身而返星空,只怕那些道友们多想。”上清道人摇了摇头——他们三人虽然无异于那星空上的帝君权柄,但说出来,又有多少人相信?
在所有太乙道君都不曾出现在星空之上的时候,他们三人孤身回返星空,那些有意帝君之位的太乙道君们难免会在心中打鼓,对星空上的那帝君之位,生出几分急迫来,上清道人又如何能允得自己受这瓜田李下的牵扯?
“可惜,吕道阳陨落之后,蓬莱,方丈等仙岛便是飘飘渺渺,杳无踪迹,若不然的话,我们暂居于蓬莱仙岛,倒是一个不错的选择。”太清道人感慨了一句,下一个刹那,灵光在脑海当中闪过。
“是了,蓬莱岛!”三清道人的目光交错于一处。
“目前东海之嚣嚣,更多的原因在于东海气脉不稳之故,而这气脉不稳,究其根本,要追溯到龙伯道友等人钓起巨鳌,令五仙岛无缺其一,以至于五行有缺!”
“如今余下四座仙岛四象不成四象,五行不成五行,根本就镇压不住东海之气脉。”
“我等不妨再动一动,将这‘五仙岛’的格局改上一改,将那半残的五行之相,化作三才之形,合天地人之势,重新镇压东海之气脉,如此一来,这东海气脉稳定,众多的修行者们也不会如此时一般,性情暴躁,而我等改易三才之形后,多出来的那一座岛屿,正好能够作为我们的栖身之所,余下的三仙岛,亦是能够作为众位道友们交游清修之处,正是三全其美!”上清道人看着太清道人和玉清道人,“两位师兄觉得如何?”
“如是可行的话,我这便去见一见龙母道友,与她商议此事。”
若上清道人的构想成真,那么三清道人在很长一段时间之内,都会在这东海与龙族做一个邻居——三清道人并无扮猪吃虎,人前显圣的喜好,故此他们若真的是有意在这东海开府,必然是要提前和龙族做好沟通,令龙母管束好自家的族人后辈,以免那些后辈不知轻重在三清道人的别府当中撒野,平白闹出事端来。
无论是对三清道人,还是对龙族,这都是一件好事。
“一起去吧。”玉清道人也点了点头。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