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by Efrain Nightingale | No comments

3gvhp有口皆碑的言情小說 奶爸戲精 麪包不如饅頭-第三千一百二十章 肝帝啊你們?讀書-wzm76

奶爸戲精
小說推薦奶爸戲精
皇帝一大早起来先打一遍拳。
老夫終於等到了靈氣復蘇
老康跟着汇报昨晚发生的事情。
“看视频。”皇帝不想听干巴巴的汇报啊。
那家伙又惹事儿去了,那能是一般的动静吗?
带着一帮人,据说埋伏在雪地里就把敌人给收拾了。
網遊之神魔戰紀
他胆子咋那么大呢?
馬踏天下 槍手一號
老康拿出平板,都有些不忍心看。
雪地里,一帮人手持莫辛纳甘冲出去。
“站住!”雪地里另一帮人被吓尿了。
你见过大半夜雪地里忽然冒出上百个身披白风衣手持莫辛纳甘的大汉不怕?
有人叽里咕噜喊了一声。
皇帝问:“啥意思啊这家伙?”
老康道:“他说,是帝国的那个铁头,他手里有枪没弹!”
啧!
果然,皇帝刚啧的一声就听砰的一声。
他们真有子弹!
这一下,那帮被团团包围住的傻了。
叽叽咕咕好像在谈条件。
带头的一个大汉回头询问:“老大,咱咋办?”
皇帝震惊了。
“朕怎么看着是那个谢廖沙的儿子?”
溫柔悍夫
对啊。
就人家的大礼部部堂的儿子啊。
那怎么……
“那小子挺浑,跑剧组,找人家的卡哇伊哇……”老康有点念不懂人家的名字。
皇帝不由吐槽道:“那女演员叫阿芙罗拉·莎拉波娃。”
老康点头道:“反正都是娃,那不是他们的国民女神嘛。”
“那是,这名字就有司晨女神的意思。”皇帝道。
老康再三欲言又止。
咋?
“司晨不就是……”老康觉着这名字有点怪啊。
皇帝一沉脸:“尊重啊!”
对对对老康是有素质的人呢。
“那小子跑剧组去戏弄人家,这不是练过几天拳击嘛,铁头娃就拉过去,要么三十斤咖啡你喝完,要么跟我打,于是,那孩子选了跟铁头娃对练,一拳打躺下三天,谢廖沙过来看了一眼就走了,还专程买了三斤铁观音,感谢铁头娃把他儿子教育了。”老康叹息道,“就这么着那小子死皮赖脸要拜老大,铁头娃再三推托不过,谢廖沙一同意,他就收了这么个小弟。”
好嘛。
皇帝刚要称赞,就听老康又忐忑地说了一句“总共大概有三百个求上门认老大的。”
本能就觉着这不对。
皇帝立马问都有谁。
“那谁的小儿子,那谁的大孙子,那谁的女婿娃,那谁的小公主……”老康一口气列举了几十个名字。
皇帝给了自己一巴掌。
寵婚:隱婚總裁太狼性
这不是……
拜師八戒
不过那小子怎么会收那帮人的儿子女儿们当小弟?
重生回頭 邪神的面
那可是个人精!
“大帝点过头。”老康也只好这么说。
那也行。
“继续看。”皇帝摆开阵势打了一路太极。
翌嫁傻妃
老康从善如流,但紧接着就过去把皇帝给搀扶住。
咋的?
铁头娃开口了。
这家伙慢悠悠收起手里的波波沙,就说了一句。
“要么降,要么亡,不管咋你都得让我骂你娘,你看着办。”这家伙纯粹没当回事儿。
那人家能投降?
小谢廖沙上去就是一枪托。
你要知道上百个熊崽!
手里有莫辛纳甘的熊崽,是惹得起的熊崽啊?
于是,那帮人全投降了。
那人家就没谴责?
“还叫好,说打得好啊再打一顿。”老康知道这态度意味着什么。
皇帝神色一冷,他知道这是在表达一种态度。
校園喋血記 胡貳
去你们那边的偷猎者不是我们放过去的。
从今天起咱们合作收拾这帮人!
这是人家要表达的态度。
“牌出了,怎么跟那我们得商量啊。”皇帝稍微有些发愁了。
这事儿,难怪铁头娃不肯讲话。
这是在某种方面形成同盟关系。
“这件事,我考虑咱们放两天再看。”一大早,三巨头一边散步一边说这事儿。
李扩情就问:“你们谁知道昨晚《战狼》票房如何?”
没问。
“但想来应该不至于太差。”方先生有点含糊。
方红昨晚去看电影了,但回来已经天亮了。
那到底咋样?
“不咋样!”一大早各路媒体帮同期上映的电影先哭。
《战狼》因为临时提前上映了,院线根本来不及安排。
“大唐的院线只给了不到两成,鹤松好一点,刚过线,金穗掌握的院线最多,但也不到三成,加上国营电影院的安排,王老板手里的渠道,加起来也不到最好的电影院线的一半。”《电影报》一早发出了数据。
那么票房呢?
“你们看一下上座率就知道了。”《电影报》线上发布消息称。
《战狼》上座率百分之百。
连映三场场场爆满。
同期表现最好的是新南方终于剪辑出来的大电影《戚继光》,戚爷爷被这部电影拖累了。
“刚开始还行,三成到六成上座率,可《战狼》一上映,《戚继光》的上座率最高三成,最低……零。”相关媒体早就把数据捏在手里了。
唐芝红着眼睛,坐在电影院门口低着头啥也不说。
她不服,可她对现状丝毫没有办法。
要说排挤她,可人家几大院线给她送来的电影最低保证五成的院线安排。
这你还怎么找理由?
最让她绝望的是,她自己三刷《战狼》刚结束。
打不过。
“我原本以为,刘绪峰的新电影最好不过以前的水平吧,这一次,现实教育我,强强联合,那是一加一,而不是一乘一!”唐芝半天才对媒体说,“我让路,这部影片的院线,应该让我的电影让一半出来。”
她知道自己是真心的。
她老公,这会儿还在影院睡大觉呢。
“别的不知道,冷锋挺着刺刀,脚踩着敏登,背后杀气腾腾的直升机俯冲下来的时候,我那个老公,扔掉帽子提着大衣又跳又叫,已经让我看明白了,打不过,最重要的是,我自己也选择了三刷人家的大电影,下意识地不去想自己的电影,没办法。”唐芝道,“《陈真》上映的时候,我头疼,因为明知道打不过;《镇南关》上映的时候,我选择装不知道,因为也知道打不过;《黄飞鸿》上映的时候,我跑去看了,我想挑刺儿,可我还是知道打不过。这一次,最后一巴掌落下,我无话可说。”
那……
“我不服,下一次,我不会让明星充斥屏幕,不会给他们超过三分之一预算的报酬,按他们的规矩办事,我一定要和他们硬碰硬打一场!”唐芝长叹一声,蹒跚着离开了院线门口。
同时,新南方院线发出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