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bgi火熱都市言情小說 魔法塔的星空笔趣-第六百七十四章 老鄉閲讀-nqsfq

魔法塔的星空
小說推薦魔法塔的星空魔法塔的星空
“那就更应该让他到我们的地盘上,然后把他控制下来。到时候想要什么,我们就有什么,不是吗。”阮文昭不死心地继续说道。
“那位不是说了,要他离开圣城是不可能的事情。”
“用钱砸!就没有什么事情,是砸了钱也办不成的。假如有,那就是砸得还不够多。再不然刚刚那群魔法师都在我们家族护卫的包围网内,只要你点头,我不相信带走一个魔法师有什么困难。”
“这么做的话,就等于也得罪了那位法圣阁下。”阮文越叹道。他这个亲弟弟,掌管的是矿山守备队。而那群士兵,都是按照初代家主的指示,所组成的热兵器部队。
优势是威力巨大,成形容易,比训练一队旧式的合格士兵还要简单许多。
缺点一样明显,就是费钱。初代家主所建立的王国之所以会被推翻,就是因为补给跟不上,让亲卫部队被迫拿没有弹药的火枪跟叛军肉搏,这才导致失败。而之后的家族各支,有部分以经费为由,放弃组建热兵器部队的传统。
能够维持下来的护卫队伍,战斗力都是数一数二的。这也是自己这一支虽然不受重视,但没有人敢提议裁撤的缘故。
但阮文越心里同样明白,这种军队的实力有其上限。且不说那位不知深浅的魔法师,就连要对付法圣巴巴克‧阿布那罕,都有点悬。要怎么继续提高他们的实力,这可是自己一直在秘密研究的事情。
然而拿这样的热兵器队伍去打一些土匪、强盗的,那是无往不利。所以也造成了他这个亲弟弟的高傲态度,遇到什么事情,都想要用开枪来解决。
但是在刚刚那样的场合,真的动手了,那位法圣和他的亲友们,真的会袖手旁观吗?怎么思考,都没有一个妥善的办法。最后,阮文越还是摇头说道:“不。没有一个最稳妥的方案前,我们不用这样的手法来控制那个魔法师。”
“哦。”阮文昭应了一声,转头看像车厢内的另一个方向,说道:“假如请阿叔出手的话,那够稳妥了吧。”
军旅人生 nibiru
交流好书,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现在关注,可领现金红包!
这辆豪华马车中坐着的第三个人,是一个佝偻、皱皮的老头子。裂开嘴,露出一口黄板牙笑着的他,说:“小子们,想死的话,你们就自己去。老头子能够活到今天,就是不去找那种人的麻烦。”
“阿叔,你也对付不了那个魔法师。”阮文昭惊讶地说道。
这个小老头子,可是跟随过初代家主的超凡者。因为某些原因,现在接受自己这一支的庇护,而这可是家族其他分支也不知道的秘密,算是底牌中的底牌。只是擅长暗杀与潜藏的他,也说对付不了那一位,这怎么可能不让阮氏兄弟感到讶异。
小老头子将藏住脸的兜帽往下拉了拉,说:“你们知道在这一年,圣城内的暗杀者,有多少人失踪,下落不明嘛。我知道的很多掮客,他们现在都陷入无人可用的窘境,只因为他们曾接下某个委托。也许亡命之徒好找,但禁不起手下换了几轮,全都是些新面孔。所以那一位现在已经上了黑名单,再没有人敢接暗杀他的工作了。你们认为我出手的话,会不会有不一样的结果。”
对自己家族中的隐藏强者,说出这样的评价。阮氏兄弟不得不重新思考起对待那位魔法师的态度,应该摆放在什么位置。阮文越又一叹,说:“用面对强者的态度,与那位合作吧。再说我们现在比较麻烦的对手,应该是那位法圣阁下打算介绍的卡维大公。想保证我们利益的话,还需要那个魔法师的配合。”
不考虑那位魔法师的问题,一个帝国大公爵确实是更难对付。阮文昭无可奈何地点了点头,说:“看来也只能这样了。”
车厢中再度安静下来,耳边唯有车轮的轣辘声。三个阮姓之人,心思却各有不同。
然而这些人的想法不论是好是坏,都不影响独自离去的那人。
别说宅就没有跑车梦,自己年少轻狂的那个时代,也曾梦想过开着和一栋房子相同价值的车在路上跑。不过也是那句话,梦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房子都买不起了,还买豪车?难不成吃喝拉撒都在车上吗。
至于眼下,那就更不用提了。迷地别说标准赛道,就连柏油路、水泥路都没有,青石板路就已经算是最豪华的道路了。迷地的路对跑车的低重心、低底盘来说,那就是天生的克星呀。可能过一个窟窿,就得要来场大修了。
所以考虑到现今迷地的道路质量、用路人的素质、可说是没有发展过的材料科学、还有许许多多方方面面的考虑,也许今时今日的迷地,汽车量产化的标准可以再往下降一降。是不是要直接拉到地球二十世纪初的水平呢。林正思考着。
突然一阵嚷嚷声,打破了夜晚的寂静,也让某人从思绪中回了神。眼角瞥到一个物体从路旁的屋子里飞了出来,直接滚在大路上。林当然是煞车急踩,方向盘一打!
所幸某人理解这辆车的轮胎还不过关,所以回程的路上可不敢开快车。即使如此,路上积雪结成的冰,依然让车辆打滑。整辆车车体打横着,往前滑了一小段距离,这才停下。
被扔出来的人,外表没有什么外伤,至少他还有力气,朝着将他扔出来的那间小酒馆大声叫骂。林见状,就打算踩油门,驾车离开,避过这个是非之地。
“Che_palle.Oggi_è_terribile.Questo_maledetto_brutto_tempo.(意大利语:该死。糟糕的一天。这该死的鬼天气)”被扔在街上的男人嘟嘟嚷嚷道。
天下 第 九
某人鬼使神差般回了句:“Stai_bene.(意大利语:你还好吧。)”
……
意大利语?
车上之人与地上之人两相对望,无语。
地上之人突然蹦了起来,劈头就是一串含糊不清的意大利语。攀在了车边,脸对脸,喷着唾沫星子,激动到无以复加。
可惜这长串意大利语能够被翻译系统辨识出来的没多少。这套刻在梦境塔上的翻译程序,并不只能翻译龙语或兽语。最初的建立是为了方便跟银须矮人们对话,不知道什么时候,只要是自己有些基础,或是有建立起字典数据的语言,都能被迅速判断且翻译。
而意大利语,某人可没有系统性地学习过。唯一接触过的管道应该是曾经看过一些意大利电影,以及在计算机游戏中听过一些对话与翻译的字幕,自己也没有想过这门语言会被梦境塔的翻译程序解析。
不过很明显,基础并不够好,所以能够翻译的部分不多。甚至翻出来也辞不达意的,让某人对于这位‘老乡’劈里啪啦、口沫横飞的一番话,只能捉瞎。
“Scusi,amico.(意大利语:不好意思,朋友。)我的意大利语不是很好,你懂迷地通用语吗?”某人双声道切换,制止着眼前这位虽然留着胡子,披着魔法师小披肩,但长相还相当稚嫩的年轻人。
“是的,朋友,我懂迷地通用语。为什么你会说佛罗伦萨的语言?你是跟我来自同样的地方吗?你是谁?”年轻人同样切换成迷地通用语,问道。
一串问题丢出,某人还来不及回答,突然一阵肚子咕噜声打断了两人的情绪。年轻人露出尴尬的神态,林指着一旁将他丢出来的屋子,那是一间小酒馆,问道:“刚刚那是?”
“我欠了店主不少钱,被赶出来了。可是,可是我有很好的主意,可以赚到钱,到时候就能还他了。”年轻人在大冬夜的,呵着热气,红着脸,略为激动地说着。
看来真的是个穿越众呀,混得可真惨的。看着他胸前的金穗线,林内心有些疑惑。虽然不是正经八百的老乡,但好歹来自同样一个地方,不帮衬一下也说不过去。林说道:“先等我一下。”示意对方退开,让自己停好车后,便带着那个年轻人走进小酒馆中,尽管他有些不情不愿。
冬天的客人,总是让人又爱又恨。爱的是能够赚上一笔酒水钱,恨的是对方走进酒馆里,难免要打开门,然后灌进一屋子的寒风。
胖店主在他那张肉脸上,勉强挤出一点笑容,打算招呼来客。只是话还没出口,看清楚躲在一个衣着光鲜魔法师身后的那人时,整张脸又垮了下来。骂骂咧咧道:“出去!出去!这里不欢迎你们。”说着,又撸起袖子,准备把人扔出去。
林伸手拦下来人,让胖店主停下了脚步。这倒不是他多有威严或多有威胁,更多是被拿在手中的几枚金币发挥作用吧。他说道:“店主,这位朋友欠了多少钱,我给了。这样够吗?”
胖店主狐疑地看着刚进门的两个魔法师。论气度,的确不是一个档次的,年纪也有段差距,而且看起来身家颇丰,至少不是一副穷酸样。这是那个年轻魔法师的朋友吗?
接过金币之后,倒也不是放进嘴巴中就咬。迷地的钱币精良有别,如五大帝国般浑圆且双面印字的钱币不是什么人都做得出来的。这样的铸造技术,已经算得上是一种防伪技术了。想了一下那个年轻魔法师过往的赊欠,胖店主说道:“多了。”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