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by Efrain Nightingale | No comments

0j0e5火熱小說 平民神探 我是狙擊手-第1887章 難熬的一晚上鑒賞-0guin

平民神探
小說推薦平民神探
又是一个不眠夜,丁凡手上抱着一箱子的漫画书,紧锁着眉头坐在桌边,一片接着一片的翻看着上面的每一段文字。
秦璐虽然不懂东倭文字,但是她能看懂这些漫画中画出来的都是什么人。
我是籃壇巨星 士不易
为了研究这本漫画,她转成找来了爱丽跟她一起研究,两个人趴在床上不断的翻看,自然因为这件事,卓胖子又跟丁凡好一顿啰嗦。
直到他明白秦璐是丁凡的妻子之后,脸色这才好一点,不过依旧有点不高兴。
毕竟他现在是为了吉明的事情,跑前跑后劳心劳力,甚至将自己的店面都拿出来了,他也没有多余的一点怨言,但这不代表他就愿意让他女儿也参与到这件事当中。
快穿撩人:失足boss拯救計劃
唯我仙緣
丁凡当然明白这一点,可惜他现在没有时间,一定要在最短的时间之内将这个案子确定下来。
从吉明死亡的案子,到现在为止,时间只是过去了半个月的时间。
而半个月的时间之内,接连死了两个人,所以丁凡判断,凶手杀人的周期,很有可能就是半个月一次。
郑南成的这一次杀人,明显时间就有点紧张,所以对于这个周期的问题,丁凡才做出了一个简单的判断。
凶手杀人,很有可能是根据月相时间的变化,做出的杀人时间分配。
也就是说,下一次的杀人时间,很有可能是半个月之后,但是这种周期,会不会存在一定的变化,这一点谁都不能做出保证。
所以丁凡无奈之下,也只能尽量在最短的时间之内,将这个凶手的心理状态摸清楚,最好能连带着将他的外形也做出一定的判断。
只是可惜,对于马路的接连调查之后,在凶手外形这一项上面,丁凡几乎已经放弃了。
鎮妖冊 穿過紅塵
马路当时看到的东西太少了,加上他当时惊慌失措,对于凶手的外形,他几乎什么都没有看到,只是知道凶手长发,头上一头火红色的头发,剩下的就什么都没有了。
就只有这些东西,丁凡从漫画书上面也能推测出来,可这些东西没有办法明确的指出凶手究竟是个什么人。
所以丁凡干脆放弃了,将调查的方向锁定在心理这一方面上。
从已知的这些线索当中,基本上能猜测的出来,凶手会在杀人之前,专门穿上八神庵同款的服装,白色的长款衬衣,深蓝色的短款外套,高腰红色休闲裤,双*腿会有两根紧腿带,还有鞋子……
“为什么不是皮鞋?”丁凡看着手上的漫画书,突然想起之前在现场发现的脚印,突然开口问道:“之前现场发现的鞋印,似乎全都是运动鞋,但是八神庵应该是穿皮鞋的,这一点我这个新来的都能看的出来,这么细致的凶手,应该不会看不出来吧!”
“可能是因为贵吧!”爱丽趴在床上,一边翻看着手上的漫画书,漫不经心的说道:“这一身衣服不便宜的,我之前穿的那一身,还有吉明穿的一身衣服,都是之前找人定做的,就只是一身简单的衣服,从量身剪裁,到后面的打版完成,最少要一个星期的时间,品质好一点的,价格就更加高了,吉明就是喜欢,也不会一次买下一整套,两套衣服他整整找人零零散散的做了近一年的时间。”
“衣服就已经够贵了,那一双鞋子,还想要皮鞋,做衣服的地方不跟你要个千八百的,都算是比较善良了!”
早安,我的鬼夫君
丁凡一听,手上的书渐渐的放下了,歪着头问道:“我到是忘了问你了,你们做的这种衣服都是在什么地方做出来了?”
爱丽抬头看了丁凡一眼,翻了个身活动了一下自己的肩膀,回想着之前自己去过的那个服装城,最后摇头说道:“不是服装店,是一个专门卖半成品的店面,那个店面不大,他们店里卖的都是一些半成品,还有一些布料。”
“吉明说他们生意不是很好,但是去年的时候,他们开始做这种衣服衣服,好像销量还不错,现在有不少人都在他们的手上买这类手工服装。”
“好像是在永清大市场,之前去过一次!”
之前没有想过这个方向,或许除了车子以及心理方向调查,说不定还能从着装上面入手,搞不好还真的能将发现点什么东西来。
“这种衣服做的人多吗?”这一次,丁凡没有开口,到是秦璐想猜到了他的想法,急忙开口问道:“这种衣服应该也不是很多人都买得起,定做的人应该不会很多吧!”
“如果我们只找一种,是不是有机会将这个做衣服的人找出来那?”
其实这个想法还真的有可能成功,毕竟这种衣服不是常服,穿着这一身衣服出门,都有可能将人吓死,只有少部分的人会在一些活动上面穿成这个样子。
可惜,秦璐这一次也将事情想的太简单了,爱丽瞥了一下嘴说道:“其实一点都不少,很多人在玩过这个游戏之后,甚至真的模仿这上面的人物穿衣服,只是这些衣服现在外面没有卖的,这些人才渐渐的将眼光瞄在了定做这条路上。”
“一年之前还没有几个人购买或者穿这种衣服,也就一年多一点,现在市场里面很多人家都能做这种衣服。”
“其实这种衣服,难就难在第一件打板会有点难度,只要选材料不是最好的,其实这一套衣服下来,很多都是比较廉价的,真正比较贵的还是鞋子!”
只是一个贵的问题,还真是说道正点上了,那种鞋子还真是挺贵的,一般人家穿一双皮鞋就已经很不错了,谁会花钱买上一双一年都穿不上两次的皮鞋回来,整天就摆在家里,当个摆设看那?
“这书上的文字我都看的懂,可是为什么我就看不明白他的故事情节那?”丁凡丢下了书,伸手在眼角处揉了几下。
说实在的,丁凡看书从来,没有这么吃力过,以前看本书,也就是几个小时的事情。
想不到现在看个漫画书,竟然有种力不从心的感觉。
爱丽手上拿着一张游戏说明,递给他说道:“看不懂其实关键还在于这些故事情节,本身就是后来加上去的,游戏出的比较早,看到游戏市场不错,这个公司才随后开发了这部漫画,但是一些前情提要,基本上都在游戏中能看到,甚至一些游戏中会有一定的介绍。”
“这些东西都是书中没有的,新人想要了解这东西,最好是从游戏中找找那种代入感。”
“对,之前吉明就是这么跟我说的,他就是在游戏中找到了一种代入感,他跟我说,他玩这些游戏,可以从游戏机外面感受到游戏中这些人物的感情,听上去是不是很可笑?”
爱丽说这话的时候,确实是在笑,只是丁凡能感觉到,她的笑容中也同时带着苦涩。
八成是看到这些东西之后,她随之想到了当初的吉明,一想到那个男人,爱丽的心中终究还是苦涩居多。
超級召喚空間 李家老店
一段无疾而终的感情,或许换成任何人都很难轻易放下吧!
“明天你有时间吗?”丁凡看了一眼秦璐,转而对爱丽问道:“要是有时间的话,你陪我老婆上街转转吧,游戏我一点兴趣都没有,不过这上面的一些衣服,看上去还算不错,有点意思,陪她吊挑两件做出来看看效果。”
“顺便从这些老板的嘴里套点话回来,我想这种工作,你们就要比我这个男人来做容易的多!”
对于女人来说,疗伤的最好办法,应该就是逛街和购物了。
虽然爱丽受伤的事情,跟丁凡没有什么关系,但是这件事毕竟也算是他挑起来的,自己能做的也就这些了,或许两个女人之间一起在外面走走,散散心对他们两个都有好处。
至于男人,就有点命苦了,在这个案子侦破之前,丁凡算是彻底被套在这里了,别想有任何一点轻松的时间。
朱振宇已经去核对彭城所有的烟花作坊了,短时间之内能不能有消息,直到现在还是两说。
其实这个烟花的事情,还真是很难叫人联想到,毕竟这里是沿海城市,空气潮湿度本身就很高,这种空气程度很难保证烟花的制作。
愛情,隨遇而安
但丁凡问起这件事的时候,罗队长竟然想都没有多想,就一口答应了下来,说是彭城真的有烟花爆竹加工的作坊。
只是这和作坊不大,而且一年前就已经被查抄。
时间已经过去了一年多,罗队长也是回忆了好长时间才想起来,说是当时这个作坊被人点出来了,因为他的生产,影响了别人家的耕地,只是以为他家里在做一些化学用品。
谁都没有想到,找到他家里的时候才发现是在做假冒伪劣的烟花爆竹。
小作坊不大,工人几乎就没有,夫妻俩带着一个外甥一起干的,老公负责进货出货,他老婆负责点货收钱,那个外甥就专门负责将烟花做出来,送进仓库里面。
听说这个年轻的小外甥以前在老家的时候,就在烟花厂工作过,所以他做出来的烟花跟正牌货几乎没有什么区别,但因为成本低,连带着售价也不高,周围人家半点喜事之类的,都会从他们家里走货。
諸天裏的大BOSS 蒼梧山主
当时这一家人被抓的时候,他们家的后院几乎都被烟花爆竹堆满了,抓这三个人,当时火警喷了一车的水。
所以这件事,罗队长还是记忆犹新,一说到烟花的事情,他就跟着揪心,赶忙就叫朱振宇去调查这件事,生怕这件事里面还能揪出来几个黑加工点之类的,为此专程跟治安大队打了招呼。
至于这些东西能不能有结果,其实丁凡还真是有点拿不准。
情深不覆
现在一切都只能是尝试着调查,能查到多少,就查多少,实在不行还有刘健那边,说不定东边不亮西边就亮了也说不准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