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by Efrain Nightingale | No comments

i1xen火熱都市小说 我們的電影時代-第826章 熱豆腐-y1u8s

我們的電影時代
小說推薦我們的電影時代
——“阿甘单元结束了。”
“制片人施诺、演员童宝京、艺术片《大海》分别获得最佳电影人、最佳演员和最佳作品的奖项。”
“先说结果,这是一个不那么服众的评选结果。”
“即便阿甘他们早已表明这将会是‘非常主观’的评选,但既然评出来了,总是难以避免被同行、影迷以及像我们这样的影评人来评价。”
紫 夕
“我也相信阿甘有这个胸怀。”
“我是这么来理解这个事的,制片人吧,在阿甘的话里还勉强说得通,毕竟是幕后,最佳演员呢,台上台下那么多影帝影后,实在轮不到童宝京这位演员。”
“问题出在阿甘单元这个电影单元属于既当选手又当裁判,它的处境很为难,今年因为京城蓝光一系的人和作品基本都不参加评选,算是强行把最优秀的选手放在观众席,评委只好矮个子里挑高个。”
“这也就造成拿下最佳作品的艺术片《大海》有很多人压根没听说过名字。”
官場迷情
“影后陈若清在颁发最佳演员的时候其实已经说了,她对最佳演员的评选不是那么满意,放在《大海》上也是同理。”
“如果要选商业片吧,商业片的标准自然是市场为王,可去年国内上映的商业片有比京城蓝光票房更强的吗?没有。”
“既然没有,那就只能转向艺术片了。”
“我有看过两遍《大海》,确实是一部不错的片子,但把它和《百万宝贝》一类的片子相比实在是太难为它了。”
“甚至,听说这次电影单元的开幕片《摔跤吧!爸爸》有着普遍的优秀口碑,我虽然没能看到,但很相信出品人阿甘+导演谢江+男主张中晖+摄影范泽的豪华组合。”
“如果不是顾忌裁判身份,阿甘单元将会有很多更好的选择。”
“不过,从今年的九月份起,获得三项大奖的人将有一整年的时间来证明阿甘这样的选择是否存在问题。”
“事实上,在我写下这句话的时候,我心里忽然无端端替他们生出了很多信心。”
“或许,这就是阿甘的魔力。”
“时间很快就会见证这究竟是获奖者的巅峰还是他们新的开始。”
……
特别关注单元的奖项颁发结束了,申城国际电影节还在继续。
只是,组委会的人微妙发现电影节热度有那么一丢丢的下降,这不得不让他们思考是不是有程序上的设置失误,也许应该把某单元的颁奖放在闭幕式上才对。
第一媽媽 夜綾
不过即便调整,那也是明年的事情了,总体来说,第一届“特别关注单元”还是非常成功的,申城的相关领导都十分满意。
甘敬对此也挺高兴。
但他把这份高兴放在了电影节结束之后一起结算——电影节和特别关注单元达成的合作方以及获奖者都有获得来自大影帝的晚宴邀请。
有好事者听到消息把这个电影节后的晚宴称之为“阿甘晚宴”,正好能和“阿甘单元”对上。
愈是不想有标签,愈是标得狠,甘敬对这种事是有点无奈的,其他人如张中晖对他这样的想法则很是不以为然。
“标呗,标呗,有什么大不了的,你没听人讲嘛,强者才会被打上各种标签。”
凈靈師
张中晖和甘敬关系不是一般的好,说起话来一般都是直抒胸臆。
“我是无所谓,可我强,不代表‘特别关注单元’强。”甘敬很认真,他是以一种极其严肃的态度来做电影单元这个事,哪怕是基于主观的标准。
“想太多,明年肯定更好。”张中晖在“阿甘晚宴”上已经挥斥方遒,时不时还接受别人对他得子的恭喜,心情格外好。
甘敬耸耸肩,主动拿果汁杯碰了碰老张的酒杯,没说话。
甜妻蜜戀 堯木
张中晖哈哈一笑,抿了一口大酒。
过了几秒,他忽然有些狐疑的说道:“阿甘,你不会想做个两三年就把电影单元做到京城电影节那个地位吧?”
億萬玩偶
甘敬瞥了老张一眼,没搭理他。
张中晖也不在意,他随手喊来自己公司旗下的一个年轻演员,问道:“卢冉,你觉得阿甘想在两年内把电影单元做大做强,是不是太狂妄了?”
卢冉看了自家老板一眼,又看了看隔壁大影帝,乖巧的说道:“别人说这样的话会有些狂妄,可如果换成甘哥……最起码京城电影节的领导们会觉得有些心凉吧。”
张中晖笑了两声,拍了拍卢冉的肩膀,对甘敬说道:“看到没?这是你的女粉丝,以后有合适的资源,多多照顾照顾。”
萬界創世主 魚非火
甘敬不置可否,
卢冉赶紧道了两声谢。
甘敬看了眼这个没什么印象的演员,随口道:“你演个饥饿的状态我瞧瞧。”
卢冉心里一怔,这就直接出题了吗?
她下意识看了张中晖一眼,结果并没有得到反馈,立马意识到,虽然是即兴,但两位老板都还挺认真。
过了几秒,卢冉调动着自己的情绪,让表情神态发生变化。
她真的是阿甘的粉丝,还系统研究过体验派的表演技巧。
即兴的表演没有持续很久就完成。
甘敬叹了一口气。
卢冉的心情立即变得有点糟糕。
她主动说道:“甘哥,我有什么表演不好的地方,您一定指出来,我好学习改正。”
甘敬倒是有点意外她这种诚恳态度,喝了一口果汁,认真的说道:“年轻演员的表演就是容易出现单性思维,嗯,会觉得饿就是饿,哭就是哭,导演让你笑就是单纯的笑。”
“可联系到现实,饿了会怎么样?是不是就去找吃的?如果你刚才几秒内在动作上表现出去厨房或者去开冰箱,是不是立即就是一段有血肉的表演?”
甘敬微微摇头:“这种单线思维,嗯,年轻演员有时候欠缺的不是技巧,是思维层面的考量,有了这个也就有所谓的灵性。”
卢冉若有所思,脑海里闪过的是面前这位大影帝在电影里的种种表现,似乎一下子得到了不少印证。
张中晖没做评价,他冲着自家的演员挥了挥手,笑着对甘敬说道:“阿甘啊,你看,电影单元这个事就像年轻演员,都需要成长,要给彼此的时间,不要太着急,心急吃不了热豆腐嘛。”
甘敬把果汁杯放下,眨了眨眼:“一万年太久,只争朝夕。”
修 風起閑雲
张中晖向来是个圈内的好人,情绪也容易共鸣,他把杯中酒一口饮尽,点头道:“也有道理,那咱就一起争个朝夕!”
甘敬微微点头:“好,我已经替你答应了一个本子,就是褚岷合作的那个《烈日灼心》,他点的你,我替你同意,正好一起争朝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