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0n9g精华玄幻小說 妖魔哪裏走-584.大宴初見推薦-6ja1t

妖魔哪裏走
小說推薦妖魔哪裏走妖魔哪里走
九颗艳阳珠险些坠落在地,即使刘和见多了风浪依然会后怕。
【看书福利】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每天看书抽现金/点币!
还好王七麟给他护住了这九颗宝珠,九颗宝珠汇聚于一处发出柔和而亮堂的白光,依然并不耀眼。
果然是宝珠!
刘和冲他矜持的点点头,笑道:“多谢王大人及时援手,大人真是神乎其技!”
这一刻,他对王七麟的笑容是真心实意的。
他收起九颗珠子便告罪一声出去,显然他是出去找人来处理这事了。
艳阳珠被带走,屋子里一片漆黑,这样众人摸黑洗洗手就行了,也没人管是谁在给谁洗手了。
不过沉一阴阳怪气说了一声:“徐爷,天这么黑,你摸两下就行了,别一直摸呀。”
哄笑声立马起来。
徐大气的想揍他,叫道:“在你心里大爷是什么人?”
“只要跟女色扯上关系,你就不是个人!”不知道谁捏着嗓子说了一声。
谢蛤蟆咳嗽着说道:“徐爷,咳咳,别那啥,咳咳,咱要注意……”
“大爷一早就洗完手抽手了。”徐大悲愤莫名。
王七麟说道:“我说句公道话,徐爷虽然是个耂渋赑,对吧,这是众所周知的,这是不能否认的,这是不容置疑的……”
“七爷,你就公道的骂大爷呐?”徐大更悲愤了。
“还有但是嘛,你耐心等等。”王七麟安慰他。
“但是!徐爷风流但不下流,他什么时候沾过良家姑娘的便宜?徐爷不是那样的人。”
徐大感激的说道:“还是七爷你懂大爷的为人。”
估计这宫殿里头第一次没了光,一时之间奴仆们也没反应过来,不知道该怎么办。
豪门蜜宠:甜心小妻抢回家
王府里头规矩多,他们举着灯笼在外面犹豫不决,几次有人想进来,到了门口还是退了出去。
谢蛤蟆低声对王七麟说道:“无量天尊,七爷,祯王府名不虚传呐,他们还养了神兽呢,应该是一只夔牛!”
王七麟问道:“刚才那声牛吼?”
谢蛤蟆点点头。
《山海经·大荒东经》描写夔是:“状如牛,苍身而无角,一足,出入水则必有风雨,其光如日月,其声如雷,其名曰夔”。
《黄帝真传》中的记述则是:“黄帝伐蚩尤,玄女为帝制夔牛鼓八十面,一震五百里,连震三千八百里”。
夔牛叫声有雷音,用夔牛皮做成的战鼓能一击传出五百里,连敲能出三千八百里,震慑三千八百里的妖魔鬼怪。
当然王七麟认为这是吹牛逼的,否则朝廷弄上几面夔牛皮鼓天天敲不就得了?
不多会之后刘和带人回来,九个姑娘纵队而入,各自手捧一颗艳阳珠,她们衣衫华丽,纵身而起后如佛女飞天,姿态优雅、长衫飘荡,将艳阳珠重新给安放回去。
屋子里重新亮堂起来。
刘和拍拍手,又有穿着云衫的姑娘扭动着窈窕纤腰走进,放下各色果子上了各式茶水。
王七麟主动抢话,他问道:“世子殿下,刚才是怎么回事?本官听到了一声什么吼叫,然后这些艳阳珠便掉落了下来,是不是有凶兽出现在王府中?可否需要我观风卫帮你们解决掉它?”
刘和微笑道:“王大人多虑了,无他,是府中豢养的神兽发了个小脾气罢了,没想到它吼声竟然传递于大殿中惊扰了诸位大人,当真是罪过啊。”
他的话说的很客气,但看向一行人的目光却是大有深意。
王七麟莫名其妙,你个瓜怂,这么看老子做什么?你家神兽乱叫唤是我们招惹的吗?神经病!
随后又有人到来,听天监的唐锡、唐晏都来到了,另外管辖锦官城和周边四府的银将也出现了。
这位银将倒不是唐门子弟,而是一座道观的掌教,名叫青云子,其道观名为天赦,传承的是在蜀郡民间很有影响力的天师道,青云子修为高深,恐怕已经是后天巅峰的九品境。
王七麟听说过这位大佬,他做银将已经有四十年,相传是青龙王亲自请他出山的,他一进入听天监便是银将,此后四十年没有升职,因为他的志向本就不在官场和世俗中。
青云子麾下有一群铜尉、铁尉、大印小印,这些人全是他的徒子徒孙。
天赦观香火鼎盛、规模浩大,确实庇佑了诸多百姓,而且天赦观尤其在乡间有影响力。
因为寻常百姓对衙门和官府有恐惧感,碰上诡事也不敢去官府,可是他们很愿意去寺庙道观求神拜佛,这种情况下,天赦观的存在自然成了他们最大的指望。
青云子打扮寻常,一袭黑色粗布道袍,打着绑腿、穿着芒鞋。
不寻常的是他那一头长发,乌黑柔顺,他用一根树枝随意的插住了,然后树枝好像还在发芽生长,上面有嫩芽也有嫩叶,白光一照,绿油油。
进来后他冲王七麟稽首施礼,很正式的与他客套一番,还勉励他是听天监的后起之秀。
然后,他看向谢蛤蟆笑了:“师兄,如今还在游戏风尘?”
谢蛤蟆拂袖道:“无量天尊,什么游戏风尘?就是混口饭吃,莫要笑我、莫要调戏我老道!”
青云子冲他挤挤眼揶揄他:“你现在也要混饭吃啦?当年南北论道,你得知师弟我拜入听天监说过什么?你说……”
“那都是过去的事啦,让它随风而去好了。”谢蛤蟆仰头打了个哈哈。
王七麟诧异的看向青云子道:“原来真人认识我这位尊长?”
青云子笑道:“天下道教是一家,自然是认识的,不过不熟,我们不熟,仅仅是在一起喝过茶论过道,他骂过贫道道心不固,贫道笑过他不谙世事。”
说着他笑的越来越厉害,伸手去握住了谢蛤蟆的肩膀:“无量救苦太乙天尊,那是哪一年的事啦?哈哈,好久了,时间过去的好久啦。”
谢蛤蟆笑着点点头,最终轻声一叹:“确实好久啦。”
青云子修为高深,品性高洁,他在听天监里名气很大、名声很好,但是性子有点冷,或者说淡泊名利,不太喜欢与人交往。
唐门尝试着交好过他,可是得到的都是平平淡淡的回应,如今看见他与王七麟一方有说有笑,唐锡和唐晏两人对视一眼,脸上表情各有所思。
刘和之后,祯王第二子刘禄到来,他是个胖乎乎的中年人,很喜欢笑,看起来非常和气,与王七麟打招呼的时候还很热情的上来拍了拍他的肩膀。
之后到来的人越来越多,锦官城内来了不少达官贵人,介绍起身份来每一个都是响当当。
祯王三子刘寿和嫡长子刘福却是没有到来。
众人对此不以为意,丁三对王七麟小声说道:“坊间传闻,刘寿此人顽劣咳咳,贪玩贪色,祯王很不喜欢他,所以,咳咳,他一般不会,咳咳。”
一句话说的七零八落,但王七麟理解他,这可是祯王府,四周都是祯王的人,丁三这种人妄议祯王之子,一旦事情落实恐怕可以被当场格杀。
所以他肯定要遮遮掩掩。
王七麟自然能听懂他的话,便点点头表示明白。
见此丁三放下心来,进一步说道:“刘福是祯王的嫡长子,是将来祯王府之主,不过他身体很不好,咳咳,坊间传闻他自小身子骨就差,曾经祯王遇刺过,以他这个儿子为咳咳,反正他身子骨更差了,然后不太出现在公众外。”
王七麟再次点点头。
关于祯王的情况他当然了解。
祯王乃是太祖皇帝第二子,年纪已经有七十岁,但算是老当益壮,很会保养身体,精力旺盛。
所以俞大荣状告他的十宗罪中,有一宗罪便是说他‘荒淫不经,尤好民妇,于军民家抬取寡妇入王府’。
既然荒淫,那这一辈子自然少不了孩子,祯王一生有子嗣二十,但其中绝大多数为姑娘,只有六个儿子,其中有两个早年夭折。
如今的祯王嫡长子、二子、三子、四子只是现有排序而已,其实刘和是他第六个儿子了。
刘禄主宴、刘和辅宴,两人习惯了这种场合,这样祯王未来之前,两人已经将酒宴氛围搞的火热了。
席间多有姑娘上来跳舞,这些姑娘里不光有江南水一般的柔弱女子、蜀中火辣魅惑的舞娘,还有西域碧眼大长腿的舞姬、额头上点着红点的大胸天竺美人……
王七麟看得佩服,祯王不愧是蜀郡第一人口贩子,看来不只是往江南贩卖姑娘,还把生意做到了海外。
月上柳梢头,一声‘祯王到’,热闹的宫殿里头顿时鸦雀无声,众人纷纷站起看向门口。
王七麟也看过去,看到一名身材颀长、红光满面的银发老者迈着沉稳脚步走进来。
老人眼睛很大且很亮,脸上皱纹多,但肤色红润,艳阳珠光照耀,皮肤上隐隐有光。
见此王七麟就知道了,这祯王营养过剩了。
众人高呼‘见过祯王’,只有青云子稽首为礼,默不作声。
祯王带人走进来,他抬头往里看,便正好先与王七麟对视在一起。
两人下意识的笑了起来,其乐融融。
祯王草草的招呼众人,到了王七麟的时候并没有多说什么,只是与他客气两句,然后挥挥手示意:“上酒,奏乐,开席。”
锦观府的府尉叫汪晫,这是个马屁精,他立马赞叹道:“王爷还是这么体贴下属、不讲排场,下官佩服,下官感动……”
他说这话到了最后,真是带上了哭腔。
王七麟都惊呆了。
徐大拍了拍胖五一的肩膀低声道:“胖仔,大爷一直以为你就是马屁精,你拍马屁的功夫已经炉火纯青,但是现在看来,一山更比一山高啊。”
胖五一怒视他道:“徐爷,我拍过你马屁吗?”
徐大一怔,一时有些悲哀。
祯王随意笑了笑,他并没有将汪晫的话放在心里,不过到了他这年纪肯定喜欢听好话,有人拍马屁总比没人拿着当回事要好的多。
刘璐起身,依然是他来主导这宴席,此时祯王这位主人落座了,宴席就是正式开始了。
他挥挥手,舞姬依然在妖娆的跳舞,而宫殿角落中的乐师们则停止奏乐。
刘璐又正式介绍了王七麟和徐大,带领锦官城的权贵们举杯敬酒,然后看向祯王。
祯王点点头沉着的说道:“开席吧。”
刘璐拱手向四周见礼,对侍卫官说道:“上羹肴。”
寻常宴席开正餐,都是奴仆端着精美佳肴上桌,祯王府不一样,是八个力士用粗木杆扛着一座青铜大鼎出现。
大鼎里头是白浊的肉汤,落地后有人送上炭火,这时候肉汤便沸腾起来。
王七麟见此面色微微一变。
祯王够霸道、够蛮横,明明知道他们身份,竟然还以青铜大鼎来烹食,这是挑衅他们观风卫了。
以青铜大鼎为食,乃是天子之礼。
刘禄笑眯眯的走过来说道:“王大人、徐大人,我父王得知诸位大人来赴宴可是非常重视,将平日里只有在节庆中才会动用的御赐染炉拿出来做羹肴招待诸位,诸位待会可不能客气,要多多品尝我蜀地羹肴。”
王七麟一怔,随即明白原来这不是一口青铜大鼎,这是一个巨大的青铜染炉。
所谓染炉他见过,锦官城百姓很喜欢吃涮锅,他们将做涮锅专用的工具叫做染炉,有鸳鸯炉、五色炉和棋盘炉之分。
他起身向祯王道谢,然后才看到青铜大鼎里头的布局,它里面以青铜片隔开,中间一个空间,四周则分成四个格子,总共五格。
每一个格子中的汤料都是不一样的,中间是海鲜汤,四周分别是牛羊鸡豚汤。
有修士负责烹饪,四个人站在四个方向,手掌抖动便有肉片菜叶落入锅中。
染炉羹肴是主菜,另外还有奴仆给他们一桌桌送上瓷盘瓷碗装盛的精美菜肴。
王七麟对这些菜肴不感兴趣,绥绥娘子的厨艺可以吊打所谓的各地名厨,哪怕祯王府的厨子也比不上她的手艺。
他所感兴趣的是这些瓷盘瓷碗。
盘碗这些东西本来只是装菜的粗鄙器具,可是在祯王府却被做成了艺术品。
瓷盘薄如鸡蛋壳,上面有精美山水绘,王七麟小心翼翼的捧起来观看,他感觉自己一不小心就能捏碎这盘子。
徐大也看的啧啧称奇:“这碗和盘子技艺真是精湛,厉害厉害。”
谢蛤蟆说道:“白釉蛋壳瓷,这等瓷器放在百姓家里,任何一件都能做传家宝,没想到祯王府竟然用来待客。”
王七麟说道:“这瓷器好看不中用,很容易碎掉。”
旁边的丁三点头说道:“不错,祯王府端菜的奴仆都是有修士指导训练的,他们端菜极其小心,绝不能打了任何一个碗碟。”
“如果打了呢?”徐大较真的问道。
丁三悄悄的看看左右,小声说道:“打了也没事,下辈子小心点就好。”
王七麟听到这话想笑,可是随即笑不出来了。
在祯王府奴仆的精神压力得多大!
他们身边也有奴仆,每个客人身边都跪着个娇憨可爱的小丫鬟,只要酒杯空了,她们便立马捧起酒盏去倒酒。
王七麟满上酒水后有意去找祯王敬酒,但有人抢先上去了,他打眼一看又是那位很会拍马屁的府尉汪晫。
祯王却不给他面子,并没有端起酒杯,汪晫不在意,自己举起酒杯干了下去,然后来找王七麟。
王七麟估计后头要开始拼酒了,于是他让染炉旁的厨子来加了点菜,准备先垫垫胃,毕竟烈酒伤胃。
汪晫见自己到来而他却抱着碗吃肉吃羹肴吃的不亦乐乎,心里不爽,便说道:“听说王大人是来自并郡等苦寒之地,也是在那苦寒之地长大,是么?”
王七麟一听这话心里头不舒服了,便淡漠的说道:“汪大人消息够灵通呀。”
汪晫微微一笑,说道:“是王大人声名远扬、名气大而已,本官听说并郡那地方百姓穷苦,那里是不是没有我们锦官城的羹肴这等美食?”
王七麟皱眉看他,这孙子不是来找他敬酒的,是来找事的?
既然对方来挑事,那他就不应和了,汪晫段位太低,他要去回应的话太丢脸——被狗咬了总不能回去咬狗一口吧?
徐大这边做好了战斗准备,祖安战士枕戈待旦。
王七麟一个眼神,旁边的徐大慢慢悠悠的说道:“羹肴在你们锦官城是美食?在我们苦寒之地的并郡可不是,这种东西在我们那里随便找个饭馆酒肆,打开他们家泔水桶都能找到这玩意儿。”
他的话说的不紧不慢声音小,正好让汪晫听的清清楚楚但又不会让祯王和刘禄、刘和听到。
汪晫知道他忌惮锦官城方面,毕竟这话攻击范围很广,于是他便大声说道:“徐大人你刚才说什么?不好意思,下官饮酒有些多,没听清呀。”
徐大拉开衣襟梗着脖子道:“汪大人这才喝了一杯酒就听不清人话啦?”
王七麟叹气道:“唉,该来敬酒的没来,不该来的却来了。”
说完他摇摇头,像模像样。
四周正在聊天的人纷纷闭上嘴巴开始看热闹。
刘禄是东道主,可不能让自家宴席被人给搅和黄了,便走过来笑道:“王大人、徐大人和汪大人这是在聊什么?小王刚才好像听到你们聊了羹肴和北境?”
王七麟说道:“哦,是这样的,汪大人得知我与并郡郡守武大人、桓王世子刘稳关系甚好,便想让我给他拉个关系认识一下。”
本来要反击的汪晫一听这话顿时迟疑了。
平阳武氏的威名可不仅仅限于并郡之内,九洲上下都知道武平阳的大名。
汪晫在衙门为官,他敢得罪听天监的官员,却不敢得罪同一系统的武氏。
而且若有机会能跟平阳武氏拉上关系他还真乐意,武翰林如今是并郡郡守,位高权重,他这个府尉是可能会往北方调的,以后说不准就有能用到武氏人脉的地方。
想到这里他便没有去跟徐大逞一时口舌之争,而是配合王七麟笑道:“对对,下官得知王大人与武大人相识,便是让他帮忙介绍一下。”
“光介绍怎么能行?我还要给你拉关系嘛。”王七麟说道。
汪晫惊喜,还有这样好事?
“现在我拉完了,汪大人回去吃吧,我先去给祯王敬酒。”王七麟说着端起酒杯走人,看都没看他一眼。
汪晫的脸色猛的涨红了。
旁边听到这话的人都在笑。
刘禄是老好人,他自如的接上话题说道:“汪大人要不要也来一碗羹肴尝尝?这次羹肴汤汁乃是我父王请塞外名厨所烹饪,牛骨汤真是美味。”
他又对王七麟感叹:“王大人来的其实不巧,您若是提前几个月在冬季到来就好了,冬季吃羹肴才舒服。”
王七麟点头道:“二世子所言甚是,我们并郡也有羹肴,百姓最喜欢在冬季吃这美食,特别是我们并郡天气冷,很早就会降雪。”
“降雪后兔子会留下脚印,最适合抓兔子,于是我们并郡百姓会在雪后出去抓兔子。”
“抓到兔子后要将兔肉切成薄片,提前在家里升起火炉,炉上坐汤锅,以酒酱椒桂烧汤,等汤开了夹着兔肉涮一涮——不能涮久了,七上八下即可,这时候兔肉涮熟用来蘸佐料吃,味道鲜美,体验非凡。”
刘禄听的面露向往之色:“王大人说的小王可是馋了,不馋兔肉,馋你们北境的大雪。”
“锦官城内无雪,想想若是能在一个大雪纷飞的至寒之日,去约上三五好友,点上红泥小火炉,备好绿蚁新焙酒,围聚一堂、谈笑风生……”
说到这里他连连摇头:“这可是难得的享受呀!”
王七麟笑道:“确实是享受,二世子若是喜欢这般环境,那今年冬日去平阳府吧,我在平阳府招待你。之前我曾经这般招待过刘稳世子,他当时是很满意的。”
刘禄看向宫外,胖胖的脸上露出一丝向往:“阿稳走遍了大江南北,见识过大好河山,品味过世间美食,这确实很好。我是没有这样机会了,不过若是能去平阳府与王大人在雪中煮肉饮酒,那也是一大快事。”
他收回目光看向王七麟,道:“希望能有这一天吧。”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