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by Efrain Nightingale | No comments

s7hk9妙趣橫生都市异能 萬界之全能至尊笔趣-第1162章 抓捕-8s9ql

萬界之全能至尊
小說推薦萬界之全能至尊
【抱歉,暂别阅读】
【本章还差3100字修改】
【请4小时后再来修正】
………………
…………
……
杜兰恩脸上浮现出了不似作假的震惊之色。
将杜兰恩的反应看在了眼里。江言微微眯眼:“所以,杜兰恩会长,你的回答呢?”
“抱歉,冕下,但我想,这里边是否存在着什么误会?”杜兰恩额头冒出一些冷汗,脸色僵硬地急声解释道:“就我所知,我等佣兵协会跟那群大恶魔应该并无任何的瓜葛才是!我并未怀疑冕下的话,但奥森为何会与小恶魔接触,这种事,我认为至少不应该这么早就下达定论……”
“你的意思是,在怀疑本座的判断吗?”江言嗤笑了起来,一挥手,一面数据之力构成的光屏就浮现在了杜兰恩的面前。
光屏内显示出来的是一副视频画面,在一个昏暗的只透出几盏烛灯的地下空间里,之前跟众人在这虚空御座上都有过了一面之缘、却又早早离去的佣兵协会高层长老之一的奥森,就站在了地下室的中心。
地下室中央的地面上描绘着一片由大量符文轨迹组成的复杂法阵,此刻正幽幽流转着不详的紫黑色的异光。
在场的正观看着这幅光屏画面,都是各大势力的高层,每一个都有着不凡的实力与眼界,因此一眼就看出来了,那片刻在地面上的法阵,乃是一种用于召唤异空间生物的仪式型术式阵。
伴随着奥森往法阵中注入自己的灵力,并从储物器里取出一支带有螺纹的不知名生物的扭曲犄角,召唤法阵开始亮起了更为浓厚的紫黑色的幽光。
豪門恩怨:我的逃跑新娘 蔚藍
看到画面中的奥森拿出来那支犄角,在场的众人都是眼里精芒一闪,杜兰恩等少数还留在虚空御座上的散修派系成员们,更是脸色一变,从原本的怀疑转变成了惊愕。
因为,他们都认出了那支犄角的来历,如果没看错的话,那似乎就是一头低阶恶魔身上才会有的恶魔之角!
在如此隐蔽的地方启动召唤系的术式阵,并且还是用恶魔之角作为锁定召唤对象的媒介,画面中的奥森此刻想要做什么,众人都已经是猜到了。
果不其然,随着召唤法阵的加剧运转,法阵中央的虚空骤然间开始了坍缩,出现了一个圆形的空间隧道,然后一头看起来就像是小蝙蝠一样,但头上长有恶魔种特有的犄角、身上也有着青色的恶魔鳞片和几道扭曲刺青的低阶小恶魔,便穿过空间通道,出现在了这座地下室内。
……
…………
………………
【抱歉,以下暂时是无意义的凑数内容,请看到这里的书友们4小时后再来将本章刷新一下予以修正】
逗嫁豪戀,萌妻有點呆
【抱歉,以下暂时是无意义的凑数内容,请看到这里的书友们4小时后再来将本章刷新一下予以修正】
【抱歉,以下暂时是无意义的凑数内容,请看到这里的书友们4小时后再来将本章刷新一下予以修正】
……………………
………………
…………
……
倒是能够强行威逼幻兽联盟和散修联盟的人对应订立新的誓约,但没有必要那么做。
这种事,强逼的话很可能会适得其反,使得国度与幻兽联盟和散修联盟之间的关系变得恶劣。
所以,至少,哪怕真的要威逼他们,也不该由江言这边出手。
没看到,那边的耶辛只是静静地微笑着看着这一切,却根本没有要开口的意思吗,很显然,这个表面上圣洁光明实际却暗藏狡诈的圣光之神,就在期待着江言和奥修因去扮演那个‘恶人’唱黑脸,然后祂或许就会跳出来唱红脸,博取那些原本中立阵营的势力的好感。
江言自然不会白白做那种成人之美。于是至高法理誓约的提案,就这么不了了之了。
但关于魔神和恶魔种的探讨,还是要继续的。这件事现在已经成为了各方势力共同的心腹大患,不可能放着不管。
“诸位,我梦幻国度一直在尝试搜寻魔神的踪迹,虽然收效甚微,但多多少少也是有了一点儿发现。”江言意念一动,数据之力便构建出了许许多多的虚拟光屏面板,漂浮到了空中大大方方地展示在了所有人的面前。
在光屏面板上,江言把自己和智脑们对于魔种寄宿体的解析研究,有限度地公开出来了一部分,直接呈现了出来。
“如各位所见,根据我们这边对魔种宿体的分析,我认为如今的魔种宿体……”
江言略微描述了一下魔种宿体很可能是『魔神』用于恢复自身的棋子的猜想,然后继续道:“虽然我们这边还在继续尝试从这些魔种寄宿体的身上搜寻线索,甚至尝试了利用它们进行追踪,但『魔神』那边似乎对此早有防范。魔种宿体一旦遭到了捕捉,失去了自由行动能力,其体内的魔种便会迅速被『魔神』彻底切断与之的联系,同时还会变得狂暴化,在大幅度地强化宿体的实力的同时,也会燃尽了魔种自身的一切。”
江言说的是真话。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所以梦幻国度对于魔种宿体的研究其实进展一直都很缓慢。缺乏足够的解析,
哪怕派出佐斯这个级别的国度最高阶智脑,直接出手抓捕那些魔种宿体、也没法完全阻拦它们体内的魔种陷入到狂暴化自燃的过程。
虽然「缚锁异咒」拥有着极为牢固的封禁效果,一直都是梦幻国度的智脑们惯用在俘虏身上的首都那,但可惜,要想让「缚锁异咒」顺利发挥效果,前提条件,便是要对想封禁的目标有着足够的情报解析完整度才行。
而显然,梦幻国度如今对于魔种宿体们的解析研究并不理想,封印自然也就不能顺利进行了。
江言此刻在这种场合里提出来,便是希望让其他几大势力也提供一些帮助。
一棋至聖 賣萌的灰太狼
“如果有足够多的样本供我们研究,那我们这边,或许能够分析出更多有用的东西来。”
实际上,梦幻国度这边并未保留下来太多的魔种宿体的实验样本素材。因为这些魔种宿体,如果被活捉了,那也很快就会狂暴自灭,那是一种寄生在它们体内的魔种由内而外地自主暴走的自灭方式。
暴走失控的魔种会将宿主的一切都化为自身的养料,反客为主地彻底侵蚀宿主的一切,使其以极快的速度彻底转变成会疯狂吞噬一切的魔化生物。
实力一般的人,还真无法对付这种状态下的魔化生物。必须要高出了魔化生物一个大等级的顶尖强者出手,才能将其解决而不被反噬。
而在燃尽了一切之后,彻底狂暴化的魔种甚至会直接将宿主也吞噬掉,然后化为一种衔尾蛇般的姿态,自己吞噬自己,从而完成最后的自灭。
而这种狂暴化自灭的过程往往会非常短暂,短暂到让江言和智脑们都来不及从它的身上解析出更多有价值的信息了。
不过只要抓住的样本试验品足够多,即使一个个很快都会消失,国度的智脑们也能够以数量来弥补质量了。
而江言并不需要其他势力的人帮助他抓捕魔种宿体的样本,他所需要的,只是希望其他势力的高层们可以允许他梦幻国度的子机成员随意地在他们的领土境内活动。
这么一来,在有魔种宿体出现在其他势力的领土范围内的时候,梦幻国度才能够立刻地派遣执行官前往进行抓捕和研究。
梦幻国度派遣出来的拥有抓捕魔种宿体的执行官,往往都是至少二级阶位的实力了,甚至还有许多情况下会需要派出达到了三级传奇境实力的执行官。
而在处理魔种宿体的任务并不轻松,很多时候都是无法做到瞬间将其轻易抓捕成功的,这么一来,就难免会引起当地统治者的注意。
根据灵子世界的各方势力之间立下的外交协议,但凡是达到了三级传奇境实力的人物,都是不可以在未经允许的情况下随意入侵他国领土的。
毕竟三级传奇境的强者实在太有威慑力了,只要其想,便可以轻易做到摧毁一座城池,若是不加以限制的话,没人会放心地任由其他势力的三级传奇境强者自己家的领土内随意晃荡。
而江言说了这么多,所想要的,便是自己国度派遣出去的执行官们可以拥有能够在其他势力的领土境内随意行动的自由权限。
并非是在接到了求援委托之后才派遣过去的那种被动式的行动权限,而是可以在尚且不确定目标情况的时候就已经可以主动出击去搜寻目标的主动式行动权。
“作为相应的答谢,我方可以免费帮助你们处理那些魔种宿体,不会收取任何费用。”江言凝视着幻兽联盟和散修联盟的众人,微笑着说出了自己的要求与条件。
“既然冕下都说到这个地步了,妾身愿意相信冕下。”苏雅深吸了口气,第一个做出了表率,当着各方势力代表的见证,她代表幻兽联盟给予了让梦幻国度的执行官在幻兽联盟的领土境内自由行动权。
“……我等,也同意了。”
“没错,本就是有劳于梦主冕下,这点儿要求自然不是不能答应。”
有了苏雅这我幻兽联盟盟主的表率,其他人自然也就更不好推脱了,只能纷纷答应了下来。
他们其实也是明白了,江言这般特意向他们征求意见,也只是给了他们面子。而实际上,哪怕他们不同意,梦幻国度的执行官同样也是可以随意地进入他们的国土境内,并且还有的是手段隐藏住其自身的行踪而不被他们察觉。
而哪怕是发现了,那些中小型势力对此也是最多只能进行一下可有可无的抗议谴责之类的行为罢了,真要让他们动手使用强制暴力的手段对那些入侵到了他们领土境内的执行官们做些什么,他们可又做不出来了。先不提打不打得过,哪怕能,他们也不敢轻易动手,因为就怕惹怒了梦幻国度。
虽然很残酷和现实,但这就是身处于弱势地位上的一方,在面对强势一方时的悲哀之处。
逆反之路 殘翅天使
现在,江言特意在虚空御座会议里明面上提出要求,也只是给了这些中小型势力一个恰当的台阶下来。
包括幻兽联盟在内的、各方势力都同意了江言的要求之后,江言将目光转到了耶辛的身上。
“多谢梦主冕下的好意了,但吾这边,我相信吾的信徒们会处理好一切的,就不必再劳烦梦主冕下特意费心了。”耶辛微笑着轻轻摇头,做出了表态。
祂这很显然就是拒绝了,江言对此早有预料,并不失望。
跟其他势力不同,圣光教会作为一个实实在在的屹立超过了万年的庞然大物,
只是对付那些暴食魔种的寄宿体罢了,对于圣光教会来说根本不在话下。整片灵子世界里,论在魔种之灾下的情况,圣光教会的国土情况的稳定性可谓是仅次于梦幻国度相关的势力了。
“是吗?既然圣主阁下不需要,那我自然也不会强求。”江言很是随意地道。
决定好了关于外派执行官们的自由行动权之后,江言又忽然看向了散修联盟那边,视线落到了杜兰恩的身上。
“杜兰恩会长,对于你佣兵协会高层之一的那位奥森长老所在的家族,你了解多少?”
“奥森长老,是我协会里的资历最为久远的核心高层之一,他所在的家族,在我协会内也算是最为顶尖的几大支柱了。”杜兰恩眉头微微皱了一下,心里忽然:“敢问冕下,为何忽然这么问?”
刑屍問罪
“那位奥森长老,有问题。”江言冷冷地笑了起来,仔细凝视着杜兰恩,缓缓道:“他和他的家族,不久前刚跟一头小恶魔有过接触,两边似乎达成了某些合作!对于这件事,杜兰恩会长,你是否知情呢?”
“什么?!”杜兰恩闻言,不禁瞳孔一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