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by Efrain Nightingale | No comments

8ck74優秀都市小说 港綜世界大梟雄-498 英雄遺孤(爲盟主“蠻吉19931216”加更)相伴-29jg7

港綜世界大梟雄
小說推薦港綜世界大梟雄
“嗯嗯,老公,你先洗漱休息吧。”阿美上前把睡袍放在床上,抬首看向身旁的男人。
这件旺角闹事女童拐卖案,由于是闹事发生,有大量群众目睹,而且登报寻人,影响力非常巨大。
不过,庄sir忙一整天,一直呆在总署开会,事情未上报到他手上……
阿美则在傍晚与邵夫人、霍夫人等几位名流贵妇用餐时,在霍夫人手中听到消息……
报纸上,被拐女童的照片非常可爱,失女母亲的满脸泪痕,再加上几位夫人都有孩子,作为母亲,很能体会到丢失孩子的痛处,当即便议论此事。
有些小事传到名流圈子,成为名流议论的焦点时,那时便不再是小事。
不管是名流大佬,还是家中贵妇,他们影响力总能直达上下。
其中感触最深的,无莫于刚刚生育的阿美。
几位夫人又都示意让“阿美”吹吹风,希望“庄sir”能开口吩咐下面,尽快让警队把案子办好。
因此,晚上阿美才会把报纸带回家中,拿给老公看。
没想到,老公的代入感比她更强!而且庄sir由于警队长官的身份,心里火气更大!
这起闹市区的女童拐卖案,目前是以罪犯携带女童逃跑告终…而拐卖案的营救时间,只有黄金二十四小时,要是找不回这位女童,她的下场恐怕会很惨。
而且一起拐卖案背后,一定有整个人口贩卖团伙,以及更多的失拐女童,以及悲惨故事……
细思极恐!
操!
庄世楷穿着西装,摆摆手道:“我先出去打个电话。”
“不把事情交代下去怎么睡觉?”
他语气肃穆,说完话后,当即便转身走出卧底。
阿美点点头,并不阻拦,而是把睡袍拿进浴室,提前给老公放水、调温。
晚上,十一点。
庄sir一个电话call到标叔家里,直接向正在泡脚的标叔喊话,让标叔连夜彻查此案、把人刮出、严格审讯!
标叔收到命令,听出庄sir嘴里的杀意,脚都没擦,便连忙穿鞋离家,连夜离家做事。
庄sir这才回到房间洗澡睡觉,可惜晚上睡的并不舒服,脑袋里总有根弦绷着。
这起案子给他提了一个醒,虽然平时掩盖“阿美”和孩子身份,尽量不让他们暴露在公众镜头下,刻意低调,但是出于安全起见,出门还是得多配点保镖,以免有意外事故发生。
人贩子倒是很少敢拐大富豪家的小孩,可是作为人父,多少该防一手。
这是父爱的体现。
第二天,清晨,早上六点。
庄世楷穿着西装,拿着咖啡,扯扯领带:“叫标叔来见我!”
总区大楼。
今天庄爷来得格外早。
一名值班警员,表情错愕,立即敬礼:“yes,sir!”
明朝末年一皇帝
他马上知道庄爷是来干嘛的了。
五分钟后。
办公室。
夢入西遊
庄爷拿着一份报纸,喝着咖啡,站在窗前,静静面对朝阳。
他在朝阳下看着报纸,标叔顶着黑眼圈,抬手轻轻敲门:“good morning,sir。”
玻璃门其实没关……
庄爷转身示意标叔进来,标叔便乖乖走进房间,站在办公桌前,张张嘴,想要汇报昨晚调查进度。
“砰!”庄世楷却率先把报纸拍在桌上,指着报纸喊道:“今天的晨报看过没?三十二岁的单身母亲,独自抚养孩子长大,在一栋大厦里打三份工,最关键,最关键的是!TMD是警队牺牲同僚遗孀!那孩子是英雄的独女!”
午夜纏情:早安小嬌妻 薔薇六少爺
“操,现在社会一片热议,旺角马路口都有人设捐款箱……”
總裁替補愛 安七顏
“民众呼吁我们救人的事,不用我再重复提醒了吧?我就想问问!为什么飞虎队同僚的遗孀给孩子买叉烧要按二两算?警队福利署还有我名下慈善基金的拨款呢?是不是有人贪污!”
飞虎队遗孀!
没错!这是失去小孩的母亲,正是前次上环战争中,牺牲的飞虎队当中,一名同僚的妻子。
遭遇拐卖的小事,自然也是英雄的遗女,而且是唯一的女儿。
这件事情通过媒体一爆出来,社会影响非常巨大。
可能是底下故意有人要瞒……
網遊之另類女神 無聊到底
庄sir竟然不知道这件事情。
还是通过报纸知道的。
而报纸方面倒是完全站在母亲的立场上,没有什么过份消息,只是希望社会提供女孩线索,呼吁大家看好小孩,警方尽快破案。
报纸下面,记者:乐慧贞。
昨晚,今晨,两次报道都是乐慧贞主笔。
她仿佛有神奇BUFF,总是能在犯罪现场出现,第一时间直击罪犯过程……
而她这回报纸写的很好,没有站在警队方面,甚至有问责警队的意思。
位面大佬聊天群 覺醒的鹹魚王
庄sir很喜欢。
他觉得自己和警队就该被社会问责!
而失拐女孩,以及失女母亲,披上一层“英雄遗孀”的身份后,影响力变得更强!
事件正在发酵!
周华标动动嘴巴,面红耳赤的答道:“sorry,sir!旺角警署在收到警情以后,第一时间就派出人马,前去现场调查。”
“他们于昨晚七点,已经做完第一轮的取证,排查,而且得知失拐女童和她母亲的身份…”
“只不过,旺角警署想要把案件资料整理齐全,取得有效线索后,再向上级汇报。”
这点其实不算错。
“另外,有关福利署经费,以及慈善基金的事情,我昨晚已经连夜做过询问……”
“其实每一笔经费都精确下拨了,只是牺牲的飞虎队同僚有一个亲细佬,那个扑街沉迷电玩赌博,截留下一大笔钱,没给同僚遗孀留下多少……”
“这是他们的家事,我们也不好处理……”
“唉。”周华标长叹口气,心里其实也挺不是滋味。
庄世楷却眉头一跳,对于旺角警署的做法,他就不责问太多了。但是底下经费的事情,确实属于警方的一个疏漏,或者说做得不够细致,低估人性复杂了。
只见他恢复表情,沉声说道:“以后不允许再有这类事发生!”
“公费发下去的钱,那就属于公事,不属于私事。”
願許你一人,托付我終生 鏡中有月
“你起草一份文件交给福利署,牺牲警员若有个人家庭,福利津贴直接交由家庭使用,让妻子拿着结婚证来领!”
“若无个人家庭交给父母使用,父母过世有遗孤的时候,直接打入小孩账户,由福利署派专人监管账户,在小孩未成年前监督小孩使用,若小孩成年归属小孩……”
“非直系亲属,一律无权使用,否则福利署有权启动调查程序,追回账户资金、慈善基金同例。”
“yes,sir!”周华标抬手敬礼,对于庄爷的意见全部赞成,至于实施后的细则,那交给秘书起草,交给福利署审批就行。
“你再开个记者会,对民众说明此事详情,再向民众道歉吧。”庄sir长叹口气:“说明警员会尽快破案。”
“明白。”周华标点点头。
走到长官的位置上,该考虑的政治影响,还是要考虑的……
“说案情!”庄世楷眉头一沉,语气再度严肃起来。
破案!
找回小孩!
这才是关键!
周华标调整好姿态,出声讲道:“我昨晚连夜派人把旺角有地盘的和连胜、洪星、东星三个社团堂主、以及龙头坐馆,全部传讯到警署。”
“串爆、蒋天养、乌鸦那些人表现的都很配合,他们矢口否认是自己做的,而且已经派出马仔帮我们刮人…”
“而在这起案件之前,各辖区都发生过多起失踪案,其中失踪主体为八岁以下小孩、十六岁至二十五岁内少女。”
“由于这些辖区的案件信息没有互通,之前都以为是单起失踪案,现在联系起来总计有十八起之多!不排除有还未发现的案件!”
标叔说话的语气越来越沉重。
“呵呵。”
“十八起?”
“这些人命怎么负责?”此刻,庄世楷表情冰冷。
他冷声说道:“听你的描述,那就是还没消息喽?”
周华标主动承认:“是!”
“哼”庄世楷冷哼一声,并不骂人,拿起桌面的车钥匙讲道:“走吧。”
快穿通緝令:黑化系統別惹火
“去哪儿?”标叔有些意外。
庄世楷走向大门:“去把全港做偷渡的船老大,还有曾经做过人蛇生意的扑街佬全找出来,我们一个个问!一个个刮!肯定能找出线索!”
从标叔目前提供的信息来看,庄世楷敢断定,港岛城区内拐卖案,应该是由外地团伙干的。
不一定是内地来的、也可能是东南亚、或者其他城市。
而港岛本地由于经济发展向上,警方的严厉打击,以及社会道德感拉强等等原因……自七十年代以后,人蛇、拐卖等生意其实就已经基本绝迹了。
因为罪犯也怕生孩子没**!也怕天打雷劈啊!
能够干其他的赚钱,尽量都不会赚这碗饭。
而既然对方拐卖小孩、女人、就肯定要涉及到偷渡相关。
不管是入港、进港、都躲不过船老大的眼睛。
另外,人蛇生意的圈子很小,估计亚洲这块都是一个圈子。找以前那些该死的扑街佬,或许能够挖到点消息。
“是!长官!”周华标连忙跟上。
一大群警员立即闻风而动,八方抓捕,把名单上的扑街佬一个个逮回总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