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by Efrain Nightingale | No comments

kbm83寓意深刻言情小說 迷途的敘事詩 ptt-第十七章 知道的太多了展示-7z8zd

迷途的敘事詩
小說推薦迷途的敘事詩
似乎是又想到了什么一样,少女突然有些担心,语气认真的低声问道:
“不过这样的事情,还是会遭到修正的吧,Mater?做到了这样的程度……无论是盖亚,还是阿赖耶,抑止力的触角都将会出现的吧?”
行星将会依照地表上活动的生命来改变规则,所以神代的结束就是盖亚的意志,那么夏冉强行重启神代的行为,就是与盖亚的意志相悖。
而无论怎么说都好,无论接下来他们将在这个特异点之中缔造出何等的伟业也罢,这个特异点终归是特异点,是人类史上的不正常现象。
即使是他们将会对抗盖提亚接下来整体发动的人理烧却也罢,因为本身的性质还是一样的,他们在对抗人理烧却的同时,并没有修正历史,而是又打造出了另一个特异点。
所以在阿赖耶的判断之下,他们其实和魔神王盖提亚做的事情没有什么两样,都是创造了特异点,扭曲了历史,需要被修正和谐掉的隐患!
火影之風神劍豪
阿尔托莉雅对于这种事情,还是心中有数的。
施展出这样可怕的术式并不简单,而如何维持这个成果才是最为困难的部分,抑止力是无意识的数值,并没有感情,也没有知性,根本就不会思考或者理解什么。
它们只会被动的应对出现的危害,抹杀一切威胁到自身存在的状况。
所以,就算是夏冉去和它们沟通,说明这只是暂时的情况,等到最终的时候,可以做到两全其美的结果……也完全没有什么意义。
——它们理解不了这么复杂的东西,只会着眼于当前。
简单来说,就是世界将会在未来毁灭,而有人提前准备了一件用来解决问题的大杀器,但是大杀器只有在未来的时候才能够发挥作用,在那个时机到来之前不能够轻易动用。
而且它本身也是有辐射的,会一定程度上的损害世界,甚至本身就可以毁灭世界。
最理想的情况自然是留着大杀器,到了未来的时候直接一举对冲,抹消末日危机,虽然付出一定程度的代价,但是也是最理想的结果。
但是抑止力没有智慧,不会辩证的思考理解,它的逻辑就是在未来有一个威胁,在现在也有一个威胁,未来的威胁没有降临,当前的威胁已经出现,所以首先要排除当前的威胁……
“嗯,你说对了一半……”面对少女的问题,夏冉轻轻的眨了眨眼睛。
“一半?”
“没错,盖亚应该不会与我们为敌,或许还会给予我们最大的便利……”魔术师笑着说道,“星球意志和人类集群意志并不是一个阵营的,这个要分清楚。”
盖亚和阿赖耶都是抑止力,但是抑止力并不是盖亚和阿赖耶,这是很重要的一点。
确切的说,它们都只是抑止力的触角,还是只体现在地球范围内的触角,从整个宇宙的层面来说,方向上的修正力应该是某种更为宏大的概念。
阿赖耶识是由人类的想要回避破灭的共同意识而生的抑止力,而盖亚意识则是地球本身想要回避星球地球灭亡而生的星球意志。
两者虽然有相似,却又完全不同,甚至是互相冲突。
譬如说对于盖亚来说,只要地球本身完好无损,没有遭到毁坏和灭亡,那么它并不在意表层的人类世界如何,全人类死绝了都不关它的事情。
要是人类这个族群,威胁到了星球的生存,它还会亲自予以修正,试图灭亡人类……但是反过来,阿赖耶也是一样,要是人类有了不需要地球也能够生存的能力,它也不会在意地球如何。
不过遗憾的就是星球可以不需要人类,或者说从来就没有需要过人类,而人类却无法脱离星球而存在。
嗯,虽然有些不平等,但就目前来说的确是这样,人理的抑止力属于弱势地位。
表现就是要是有什么灾害会破坏自然环境,往往就会简接的威胁到人类的生存,所以阿赖耶也会有所动作,即使它本意不是为了守护地球。
但是反过来,要是有什么灾害威胁到了人类,却不影响星球本身,那么盖亚只会冷眼旁观,却不可能主动伸出援手……除非是某些同时威胁到两者的事态,譬如说有人想要抵达根源什么的。
不管是对于人类来说,还是对于星球来说,大概都不想要看见全知全能的造物主出现,不想随时都会被新的世界取代旧的世界,自然都会拼命阻止这种事态发生。
说到底,它们其实都是某种泛意识,本身并没有真正的知性和情感可言就是了。
“我并没有压榨行星的资源,虽然重启了神代,但是却是分为两个部分进行,第一个部分就是以我的观测作为基准点校正人们的认知规律和世界观,让神秘之暗重新出现……”
夏冉指了指脚下的这座塔,解释说道。
“第二个部分,就是以我自身作为源头,打开了通往大源的门扉,大气之中重新充满以太,魔力因子如同云雾一般弥漫于星球之上,说到底,使得世界充满了灵气的源头是我自身……”
“明白了吗?我没有割开这颗行星的血管,给盖亚放血,没有抽取星球内部任何的地脉力量,甚至于现在的情况是我在给它输血,再加上我们现在的行为确保了地球的存在……”
“盖提亚无法越过我们,重写创世纪,覆盖现在的记录,将自身变成天体取代地球……所以至少就目前来说,盖亚不但不会与我们为敌,甚至还会最大程度的配合我们。”
这是理所当然的事情。
“这、这样吗?”翠绿色的眼眸瞪得大大的,阿尔托莉雅无法掩饰自己的惊愕,“但是……这种事情……怎么、怎么可能让你做到这种程度啊,Master……”
她还真的是一点儿都不知道这一点,自己的御主竟然要做到这种程度。
以一人之身,担任整个星球的大源,让全世界都充满灵气……这是疯了吗?他难道就不担心自己会被直接抽干不成,这种事情怎么看都有种疯狂的意味。
“完全没问题啦,这甚至不算是什么消耗……”夏冉却是不以为然,表示这点程度不过是洒洒水而已,“我好像不知不觉的在能量这方面强化得过头了。”
第二魔法对平行世界的运营,本来就可以在需要的时候借用无限并列的平行世界的大源魔力……
上次副本收获的五颗灵珠,每颗灵珠的内部都蕴含着无穷无尽的对应属性的法力……
还有就是之前获取的生命之果的“位格”,真正的无限动力装置,让他的每个细胞都能够时刻涌现出无穷的能量……
——可以说,真正还限制住他的已经不是能量供应的问题,而是自身的最大输出功率的问题了,眼下的这种化身整个世界的灵气源头的这种事情,真的不算什么。
“而且这样做,才能够维系我们对于这个特异点的绝对统治,轻易的镇压一切的威胁……”
魔术师的目光似乎穿过了时空,看向了时间流之外的某个固有结界。
“也就是说,的确还是会有「修正」的出现?”骑士少女深深呼吸了一口气,好不容易才冷静下来。
“来自人理的英灵吧,大概会被阿赖耶自发性的召唤出来,还有就是盖提亚的魔神柱应该也会出现……除此之外,唯一的不速之客大概就只有迦勒底的那群人了。”
夏冉并不是太在意,他已经针对这种情况做好了准备——
“不过任何人进入了这个世界,就是在我的领域之中,等到我的能量循环彻底与整个世界联通,只要愿意的话,我直接掐断魔力供应,那么就连从者都得直接被遣返回去……”
阿赖耶的圣斗士们?
一品農夫
嗯,他们出现也没有什么意义,除非是单独显现技能特别高级的那些从者,才能够在那种情况下继续行动。
否则的话,来多少就能够被遣返多少,夏冉从源头上扼住了签证派发的问题。
氣禦九重天 老衲不是吃素的
“其实最让我担心的,还是某个花之魔术师,他大概看到了我们做了些什么……”又往某个方向望了一眼,夏冉不怀好意的说道,“他知道得太多了,如果想要搞事的话……”
“那个……”骑士少女脸色古怪,知道他说的是谁,但还是只能够劝诫道:“反正梅林现在也出不来,还是不要管他了吧,应该不会有什么影响的……”
……
……
“啊呀呀,真是个可怕的家伙……”
阿瓦隆之中的囚房里,梅林的脸色有些发僵,苦恼的收回了视线,不再与那个魔术师不怀好意的视线对上。
如果不是少女劝阻的话,他怀疑自己真的会因为“知道的太多了”这个原因,而莫名其妙的死于非命……所以不能够再看了,对方明显不耐烦了。
继续这么下去的话,他一定会过来挖掉自己的眼睛的。
青春的一道杠 學員十八歲
不过想想也是,梅林也知道自己这段时间一直盯着对方看,有些过火了,而偏偏对方对此还一清二楚,自然不可能开心得起来……
想一想吧,就像是有个变态全天候二十四小时在对面的高楼上,拿着个望远镜在盯着自己,这种事情是个人都会感到火大的吧?对方能够忍耐一个月已经很给面子了。
不过到了现在,梅林也终于见识到了那个魔术师所在的高度,并且知道了对方是想要做些什么了。
哪怕是他,都只能够赞叹一声,这样的行为同样可以称之为伟业了。
——「地心说:天动领域」。
这是一个超乎想象的强大术式,以施术者自己对事象的认知角度,切入物质世界之中,从而撬动人们对世界的认知事项,篡改特定的事象概念。
当它扩张辐射出去,彻底覆盖整个世界的时候,就意味着“地心说”这个学说成为了真正的物质世界定理,成为了公认的世界观……
在术式作用范围之内,人们对世界的认知将会被固定在“地心说”的范畴之内,认为地球位于宇宙中心,静静的屹立不动,而其它的星球都环绕着地球而运行。
这是一种在世界观认知层面进行的事象篡改与扭曲,而且最可怕的就是,它并不仅仅是篡改了认知层面的事项,不只是在精神层面大规模的扭曲了人们的印象,修改了他们的记忆。
没有那么简单,而且那样子未免太过没有技术含量了——
“天动领域”的真正可怕之处,是它在术式作用范围之内,彻底改变了各种相关的常识、秩序、规律,不是什么指鹿为马,而是真的将鹿变成了马。
简单来说,那个魔术师根本就不是在强行洗脑,要给全世界人灌输一个和现实世界模型压根对不上,完全错误的理论,他是将这个理论变成了正确的结果。
至少在术式作用范围之内,的确就是正确的,所有的认知、规律、现象都被扭曲成了对应的结果。
无论怎么观测都好,无论做多少次实验都好,在地上的所有人都会发现,地心说才是正确的模型,因为一切现象都只能够这么解释。
絕品狂兵 狂奔的大鳥
也幸亏现在还是公元五世纪的时候,只有梅林这样的贤者才能够知道星球的真相,所以改变润物细无声的在进行着,没有引发什么剧烈的变动。
要是在现代的话,那么将会废掉整个文明,因为卫星的数据会出错,各种导航定位也会出现偏差,天文领域的观测也会失效,科学界花费漫长时间研究、记录的积累都会被废除。
——整个行星都已经落入了那个魔术师的手掌之中。
(PS:明天应该是去做第二次根管治疗,先说一声……可能三次,可能四次,总之也是不可抗力,这个希望谅解一下……说实话,如果可以不去的话,我绝对是第一个举双手赞成的,现在已经开始觉得痛了啊【双目无神望天】)